无鳞鱼

爱啃漫威cp、日漫cp,一直假装纯洁
偶尔也会清新一下

【红绿】【ABO】祖母悖论 四更

萨曼:

四更


“你把他接过去了?”
“他去找他了,Olie,他又去找他了。”Barry痛苦地支着额头,“我都不知道为什么,究竟发生了什么让未来的我对Hal那么执着。天呐你不知道那太恐怖了,我赶到的时候他就在那里,他抱着Hal而Hal一动不动他的手……”
他的手轻薄着Hal而Hal呆站着就像一个木偶。
Oliver握住他的肩膀,Barry咽下一声哽咽:“我不能把他丢在那随时任他摆布,我有可能赶不到地方,但我得保护他,Olie。天呐这太讽刺了我第一次觉得自己信息素的味道那么恶心我还得从我自己的手里保护他……”
“是啊。就跟联盟最强的女人每个月也有那么几天一样讽刺。”Oliver理解地跟他碰了碰杯,“别紧张。嗨兄弟,别自责,你已经尽可能地快了。”
“但那还是发生了,不是吗?这不是快的问题,有时候事情就那么发生了而我不在他身边,Olie我没有在他身边……”
Barry依旧在发着抖。他想起Hal身上的温度,冷得不像活人的温度,毫无生机的温度。有那么几分钟链接另一端一片死寂,让他以为自己失去他了,永远地失去了Hal。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他抛弃了Hal,他把Hal置于脑后,让他直接暴露在危险中而他每次都迟到。他总是迟到。
Oliver认真地看着他:“Hal呢?”
“在我卧室,伤口处理好了……”
“伤口?”弓箭手胳膊上的肌肉愤怒地鼓胀起来,“他动手了?”
“没有,踩到碎玻璃了,挺蠢的但没什么大碍。他洗过澡,睡着了,戒指戴上了。”Barry心烦意乱地捋过额前的碎发。他很焦虑,不在Hal身边现在让他非常焦虑,可他需要找个人谈谈。他快炸了。
Oliver安抚地拍了拍他的后背:“你瞧,没什么好担心的不是吗?他在那呢,Barry,你转个身就能碰到他。”
Barry牵强地勾勾唇:“谢谢你,Olie。”
“别谢我。想想看以后要是再遇到那个未来的你,我得第一个揍他一顿呢。现在对你好点,省得以后说对不起了。”
Barry“噗”地笑了:“想都别想。第一个是我。”


Hal惊醒的时候一时没反应过来自己在哪,屋子里漆黑一片,他下意识攥紧手上的戒指,肌肉蓄势待发地拱起。
“Morning Sunshine.”
熟悉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接着房间就亮了起来,Hal茫然地看着倚在门框上端着水杯浅笑的闪电侠,迟钝地做出反应:“呃,Morni……”
“我的错,现在已经是晚上了。”Barry走过去把杯子放在床头,“还好吗?”
Hal甩甩脑袋:“马马虎虎……我睡了多久?”
“两三个小时吧。不是很久。”
Barry没多此一举地问他睡得怎么样。他一直在做噩梦,不断不断地惊醒,在现实和梦魇中沉浮,再糊里糊涂地睡去,没一刻钟又挣扎着苏醒,如此往复,直到现在。
他不可能睡得好。短时间里。Barry也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在情况实在恶化的时候通过链接安抚他,为他换来几分钟的平静。
Hal撑着脑袋抱怨:“我感觉自己被一群牛踩踏了……再被Oliver灌上一整瓶Vodka……每次都这样,他以为我是你吗?”
“是你自己要喝的,没人拉的住。”Barry翻个白眼,言语间满满“自作自受”的鄙视。Hal委屈地扁扁嘴。
Barry帮他试了耳温。有些低烧。他沉默地递给他开水和药片,Hal笑嘻嘻地接了:“怎么,现在开启‘多喝热水’模式了吗男朋友先生?”
“Hal……”
“玩笑玩笑,你知道,有名的直男段子,女朋友生病的时候永远都只会说‘多喝热水’的宅男。”Hal立刻小小地举着双手以示无辜,“别介意,Barry。”
喉咙里的滞涩感令Barry无所适从,他也只是闷闷地回了句“我没介意”,低着头坐在Hal床边半晌无言后,强打起精神提议道:
“去吃中餐吧?”


吃中餐真的是特别、特别糟糕的主意。
并不是说餐厅本身有什么问题,除了上菜速度令人发指,但地段好价钱也合适,而且Hal爱死那里的鱼香肉丝了。所以Barry觉得自己可以忍受对他来说像一天那么漫长的候单阶段。
事情走向在Hal发出那条短信之后急转直下。
消息是给Carol的,发出去的时候Hal抢走了最后一块鸡丁。Barry不知道具体内容,但也大概猜出来他想做什么。果然不到一分钟那边就打过来了,而且尚处于状况外的女孩非常、非常恼怒。
“不,Carol是我的问题,跟你没有关系,我……不我不觉得。我们已经……Carol?Carol?Damn……”
Barry叼着筷子睁大眼睛,有点不知所措。
Hal摊手把手机放桌子上:“没什么,只是……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了,所以呃……Carol反应有点大。”
Barry喃喃着“没关系”。
Hal坐立不安地干等了一会儿,干笑着嘟囔着“不是还有道菜吗是不是没记单子上我去看看”,逃一般地离开了桌子。
Barry盯着他手机看了会儿,低头点开自己的通讯录,翻翻翻,接通了Carol:“嘿……”
『滚噢,Barry……』女孩哑着嗓子回答,『抱歉我刚跟Hal分手,情绪不太好……』
“没什么……”
『既然你打来了那正好,你能告诉那家伙一声吗?他还有东西在我这儿,不来拿我就全扔了。』
“……呃,我有空去拿好了,Hal最近不太方便。”
『……也对。那就麻烦你了。』
“不麻烦……”Barry还没说完,那边就毫不留情地扣了。果断得让Barry冒着冷汗错觉她已经什么都知道了。
Hal混然不觉地坐回来,后面跟了一个服务员打扮的小女生。女生小心地说的确是没点上,问Barry急不急,不急就再等等。Barry自然没意见,而餐厅在认错之后效率奇高,倒没让他们等多久。
服务员带着抱歉的微笑送上最后一道菜,外加两份糕点和一盘幸运饼干,说是老板的赔礼。
Hal没有胃口吃得不多,糕点和剩菜全推给了Barry,但对幸运饼干兴致勃勃,怂恿着Barry打开一个看看。
也许是那时候Hal的笑容感染了他,也许他自己也好奇,总之鬼使神差的,Barry真的拿了一个,打开给Hal看。
Hal展开,疑惑:“『祖母悖论』?什么意思?”
Barry被噎了一下。
没转过弯的Hal抱怨着现在连饼干都不说人话了,手指在盘子里点点点,最后挑出了自己的,掰碎外面的硬壳展开字条,脸色倏然惨白。
Barry疑惑地看着他“豁”站了起来,丢下一句“回去吧”就往外走,闪电侠一把抓住被他带飞的字条,凑到眼前一个字一个字看过去——
「这一切只是开始」。


Barry留下两张纸币追了出去。Hal并没走远,只是手束在口袋里等在十字路口,脊背微微驼着,看上去瘦弱而失意。
Barry没来由感到一阵愤慨。
Hal不应该瘦弱,他是Ferris的王牌,2814扇区的守林人,绿灯的佩戴者,他不弱,他不迷茫,他是最坚强的那个。
但是现在Barry从后面看着他,突然意识到他的角色,从基因中演化出的定位。他是Omega。而他遭遇了对于这个身份的人来说非常恐怖的事。
他被允许失落,可陪在他身边的人,Barry迟疑着,他到现在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好的人选,只是Hal作为他的责任、他的罪孽,他必须有所表示。
只是他放不下Hal。
他赶上去,站到他身边,试探地伸手碰了下他肘尖,Hal歪头看了他一眼,Barry忍了忍,只搭上了他肩头,笑:“放过餐后甜点可不是你的风格。”
Omega的身体在他的温度里慢慢放松:“才吃了两碗饭也不是你的风格。”
“嘿我也不总是很饿的!”
“噢是吼,当年害我被拉进海滨城快餐店黑名单的是谁?”
“……我都说请你吃一个月的饭了。”
“第二天我就去出差了。”
“Hal~”
“这个月房租不给了。”
“水电费你得交吧!”
“你忍心让一个刚跟上司闹掰的人交水电费吗?”Hal开始装可怜。Barry Allen损血一千点:“菜谱我定。”
“行~”


回家后Hal去洗澡Barry找Oliver帮忙,大致解释一下Carol那边的情况。虽然Barry自己去更有效率,但他现在一点也不想离Hal太远。
Oliver随便抱怨了两句,Barry心不在焉地损着他,说定把Hal的东西先放星城反正他在乎的一个夹克一个戒指都在身上,Oliver一边招呼Dinah一边切断了通话。


第二天早上Barry对着天花板发呆,突然听见隔壁传来摔倒的声音,吓得闪电侠直接踹门进去,只见Hal捂着额头狼狈地撑着床头柜。他冲上前扶住他的肩,声音带上恐慌:“Hal,怎么……”
Barry知道他的搭档怎么了。
掌心里的皮肤透着不健康的温度。
Hal发高烧了。


tbc

评论

热度(98)

  1. 无鳞鱼萨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