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鳞鱼

爱啃漫威cp、日漫cp,一直假装纯洁


超超超超超棒的!!!


听了之后心情好到飞起!!



这声音这旋律这调子......It's really delicious!












说真的......调子好听得说不上来啊我靠!


这他妈就是好听到爆!



差别

蝙蝠侠:带着面罩,只在夜间行动,做事缜密,白天则做一个纨绔子弟=>几乎所有反派都知道他是布鲁斯.韦恩。

超人:除了衣服以外,只是摘掉了眼睛,经常在公共电话亭变身,做事风格像个傻乎乎的童子军=>几乎没人知道超人就是克拉克.肯特。

编剧你这就不厚道了...

【原创】一个傻屌





这他妈的啥鸡巴情况?






“资深”老狼满脸懵逼。






斯科特他人呢??!




老狼深感憋屈,抡起爪子就把空气撕了个稀巴烂。





说好的幸福呢?说好的烛光晚餐呢??
说好的约炮呢??!!!









老狼生气了。





老狼牛逼哄哄地骑着斯科特的摩托车又风驰电掣地回了泽维尔学院。





回去后一定要把瘦子艹翻。老狼咬牙切齿地想。





想到这儿,老狼心情突然不坏了。他一路引吭高歌《老子真他妈的帅》飙车,期间闯了无数红绿灯。










(斯科特表示:呵呵。你特么偷了我摩托还有理了是吧?!【手搭在眼镜上】)




斯科特:一个傻屌。
罗根:一个追到镭射眼并成功艹的他死去活来的傻屌!






(作者:哎哟喂狼哥今儿情商在线!_(•̀ω•́ 」∠)_
    悄咪咪地问一句:想不想知道囗囗囗如何被艹的死去                                         活来咩?~\(≧▽≦)/~
......
哎呀呀呀镭射眼大哥咱们有话好商量, 刚刚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啦哈哈哈...镭射眼大哥你别激动冲动是魔鬼啊救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肿么样!有没有社会我狼哥的感觉!!
                               一一一一被揍到鼻青脸肿的作者

【原创】 私たちの昔(一)

注:这真是作者脑抽后的产物,千万不要被貌似高大上的标题给骗了......



[ 设:四战结束后佐助和鸣人没有干惊天的那一架,不存在相爱相杀把对方一只胳膊给弄没了的狗血剧情;
佐助和木叶众人的关系比原作中要好的多;
卡卡西接任当火影之后,佐助没有到处游历,而是留下来和鸣人小樱一起出任务;
三个人装束依然是原作的样子,佐助是大蛇丸遗留的和服,鸣人是橘色加黑色的运动装,小樱是粉色忍衫加普通忍者的裤子。]





正文


屋外,太阳好像抽风似的热情而又贪婪地摩挲大地,倒霉的树们一个个跟吃了麻痹药一样恨不得把自己倒插进土里去,绿梭梭的叶片都快要变得黑黝黝的耷拉着,显得无比憔悴。


屋里, 三颗被照得明晃晃的脑袋似乎在噼里啪啦的呈现出不同的光芒!【---此处画风突变不用理它】

黄的像金,粉的像霞,黑的像今年刚出新款的黑丝袜。

鸣人的背向前倾着,双手一直抓着衣角来回摩挲,声音大到连热的飞不动在窗口歇息的麻雀儿都对他露出鄙视的眼神。

而小樱一直像纯情少女一样,低头把玩着自己的手指,装作没有注意到越来越诡异的气氛。

佐助目光深邃地...看向了白花花的墙壁,仿佛在竭力寻找着宇智波一族复仇的XX,完全屏蔽了身边来自某人热切的目光。




“喂,我说,”鸣人终于憋不住了,深吸一口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说!你们想到什么好办法了吗?”

小樱和佐助难得同步的说了一句“没有”。

鸣人再也绷不住自己苦苦维持的坐姿,整个人干脆向后一躺,“啊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的吧哟!佐助你什么时候开发了轮回眼的新功能也不跟我们说一声,万一真回不去了咋办啊!”

佐助的脸也有些泛红,但是为了宇智波一族该死的傲娇,他还是不管不顾的怼了回去:“我哪知道啊吊车尾的!那个黑洞就像宇智波带土的神威一样,还不是你这热血沸腾的笨蛋往里面跳,结果硬带着我们一起过来了。现在好了,你居然还来怪我?”

鸣人不甘心似的在榻榻米上打了个滚,嘴里含糊不清的嘟囔道:“佐助,你就不能再把那个什么黑洞召唤出来吗?再晚点回去的话,卡卡西老师他们肯定要担心我们的吧哟!”

听到这儿,佐助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哼,我现在轮回眼都用不了了,怎么把那个洞召唤出来?”

“诶———诶诶诶诶诶?!怎么回事啊我说?”鸣人一个鲤鱼打挺,从榻榻米上蹦了起来,一直在旁边装透明的小樱也凑了过来。佐助撩起额前的头发,只见他的双眼是纯净的黑色无疑,哪有半点威风霸气狂拽屌的九勾玉轮回眼的影子。

“不对呀佐助!这不可能吧我说!!一定是你睡觉时间太长导致紫色硬是变成了黑色的吧哟!所以说佐助你不要睡太长时间嘛,上次日上三竿了你还没起来,我把你叫醒结果你差点没把房子给拆了,简直比小樱还暴力的说!”话刚说完的鸣人突然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杀气传来,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鬼话。
“饶命啊小樱,刚才我只不过是打个比方而已...呜嗷嗷嗷嗷佐助救命啊———!!”



(里樱:叫你说老娘暴力,叫你成天没日没夜和佐助君秀恩爱!你已经快占有佐助君萌萌哒的心灵,还妄想占有佐助君萌萌哒的身体吗混蛋鸣人!看老娘打不死你啊啊啊啊啊啊!!接招, 友情破颜拳!)

大尺度「19禁」,也拯救不了这部烧脑片

前不久,有个热衷韩影的朋友,发了几张动图给我。

尺度之大,让偶这样的老司机都面红耳赤。

更让偶没想到的是,这段画面的男女主角,竟然是金秀贤和崔雪莉,

一个是国民欧巴“都敏俊兮”; 一个是以“乖乖女”形象示人的人气女星。

 两个本应该出现在偶像剧桥段的明星; 为什么会拍出辣么大尺度的片段? 正是这段激情戏,让派爷对这部韩片充满了期待—— 《真实》 REAL(2017) 

影片于6月末在韩国本土上映; 结果第二天片源就遭到了泄露,票房一片惨淡。 比票房更惨淡的,是影片的口碑。 韩国电影评分网站NAVER上,影片的评分只有4分多(十分制);  豆瓣评分,目前也只有5.9分。

 有趣的是,中韩影迷的评价,都是两极化的趋势。 一星和五星,占据了评分中最大的比重。 一眼望去,几乎全是一星的差评,也是不多见。

 这样口碑两极化的影片; 一般来说要么是大神作,要么是大烂片。 很可惜,《真实》属于后者。 电影不该叫《REAL》,应该叫“real 难看”。

除了几段露点啪啪啪的色情场景之外; 影片中还充斥着许多暴力血腥的镜头。 外加上制造和吸食毒品的画面,以及犯罪的主题设定; 影片被划分为“19禁”。

 如果让好莱坞的导演来糅合这些元素; 那么《真实》一定会是一部昆汀风格的B级爽片。

 要是让欧洲的艺术片导演操刀; 搞不好我们会看到一部讨论中产阶级焦虑的大闷片。 万万没想到,韩国人竟然把这部影片变成了烧脑题材。 影片讲的,竟然是一个人格分裂的故事。 是的,你没猜错,都教授这次要一人分饰多角。

 男主张太硬,有着两种人格。 一个是爱嚼口香糖的霸道总裁型黑帮大佬;

 一身的刀疤和纹身,说明他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男同学。

 另一个人格,则是一个弱鸡撰稿人。 戴着眼镜,斯斯文文。

 张太硬的大佬人格想要灭掉斯文人格; 于是在医生的帮助下,斯文人格被暂时压制住了。 但是另一边,医生给一个车祸植物人催眠; 让他相信自己是斯文张太硬。 并且医生给他注入了自己研制的强力药剂“楔死他”,让他瞬间康复。

 于是植物人就开始模仿起了张太硬的行为。 一起锻炼麒麟臂;
 模仿太硬和女友啪啪啪的对话; 甚至连他的名字和长相,他都要模仿。
 因为他希望能够复仇,取代他的人格。 明明是人格分裂的设定,结果却变出两个实体的男主。 另一边,大佬太硬还在跟另一个大佬争夺赌场的经营权; 而植物人太硬也以相同的名字,参与到争斗中。

 后来植物人太硬真的取代了大佬太硬的位置; 但是同时也遭遇了反派黑帮的追杀。

 随着剧情的深入,故事越来越扑朔迷离。 原来,两个太硬都是医生的试验品。 这一切都是医生为了测试“楔死他”这款药剂而作出的实验。 每当这种烧脑的故事无法自圆其说,作者们就会以“这一切都是一场梦、一个实验”为借口。 最后两个金秀贤乱打一通,草草结尾。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我才从混乱复杂的故事线中理出了情节。 人格分裂的故事,还从多个角度进行展开; 这让整部影片的故事变得十分琐碎。

 于是《真实》就成为了一部——就算认真去看也不一定能看懂的电影。 这和导演李沙朗是新人,有很大关系。 有多新呢? 豆瓣上他的页面,除了这部《真实》之外; 再无一点关于他的信息。

 而且影片中途更换了导演。 原导演打算从撰稿人的角度进行叙述; 但是新导演却从人格分裂的角度展开故事。 除了叙事上的硬伤之外,影片中其他问题也不少。 影片中有不少打戏。 但是所有打戏的部分,wuli都教授都处于一个开挂的状态; 一招制敌,可以说是非常帅气了。
 尤其是最后决斗的时候,他还尬起了一大段舞蹈。 导演成功地把一部烧脑悬疑片,硬是拍出了音乐mv的质感。
 爷也是服气的。

当然,《真实》中还是有一些可取的优点。 比如雪莉的大胸和都教授的身材,还有羞羞的场面。
 然而除了这四分钟的激情戏之外; 影片剩下的130分钟,一直在浪费着观众的时间。 不否认,编剧导演选择这样的题材,确实说明他们有着很大的野心; 演员们也在用心地在演戏。 但是我还是想说,这部影片的完成度,实在是太低了。

 明明是商业电影的故事和配置,非要玩意识流、人格分裂的烧脑套路。 烧脑的片子爷看过不少; 但是让爷如坐针毡、恨不得马上关掉的,只有这么一部。 这部《真实》,可以说是成功地缩小了国产片和韩国电影之间的差距。

 韩片要是一直这么拍,被国产片超越也会是迟早的事了。 最后,派爷还想说说金秀贤在这部影片中的发挥。 对于韩娱并不感冒的派爷,对金秀贤的印象还停留在几年前的“都教授”; 不自觉地就会给他贴上偶像的标签。 
但是这部《真实》中的金秀贤,确实让爷惊艳了一下。 他在剧中的角色,让爷想起了前不久《逆时营救》中的杨幂。

 两个人都是有着无数狂热粉丝的国民偶像; 两个人都在电影中分饰多角,并且确实有着突破自己上限的发挥。 可以看得出,他们都希望自己能够在短时间内,获得观众们对于他们业务能力的认可; 而不只是被单纯地定义为偶像和明星。

 大浪淘沙。 要想不被淘汰,就要想尽办法,成为金子。 就像金秀贤自己在采访中说的那样; “如果有可以让我废寝忘食的剧本,我会毫不犹豫地接下来。
想挑战那种超级平淡的日常演技,我想变得单纯,哪怕是配角。”
有这样的态度,再加以时日; 或许我们会在未来的某一天,看到一个不一样的金秀贤。

新年,你好!

总是在不知不觉中,新年踏着轻盈的脚步悄悄来到。新年的钟声在零点敲响,预示着那将到来的是一个崭新的早晨。新年,你好!

北方,雪挂美丽地结在树梢,在一阵阵寒风里,跳起了晶莹的舞蹈。大街上,叫卖的老大爷和老大娘,举着那一串串糖葫芦,红红的像火苗,点燃了过往孩子快乐的欢笑。新年,你好!

南国,海,摇起来还那么蓝;帆,悬起来仍是那样高。快放假了,同学们的心,一半已飞出校园,像天上的白云飘呵,飘。新年,你好!

朋友,我知道:在过去的一年里,你有那么多的忧郁,那么多的烦恼。那么,就让它像去年的秋叶永远飘落吧,再让岁月把它掩埋掉。在新的一年里,祝你好运,愿那好运像阳光,像空气,给你温暖,给你馨香,将你拥抱。新年,你好!

朋友,我知道:在过去的一年里,你有那么多幸运,那么多欢笑。那么,就让它像去年留下来的种子,在新的一年里破土发芽,叶长得更绿,花开得更艳,果结得更好。新年,你好!

在新的一年里,祝愿孩子们好:祝愿祖国的花朵,绽放出千般妩媚,万种娇娆;

在新的一年里,祝愿年轻人好:祝愿早晨八九点种的太阳,冲破层层乌云,身披霞光万道;

在新的一年里,祝愿老人们好:祝愿晚霞如朝霞,一样迷人的火红,一样熊熊地燃烧;

在新的一年里,祝愿我们的祖国好:祝愿祖国更加繁荣昌盛,前进时脚步如滚滚奔腾、不可阻遏的万里大潮……

新年,你好!

【武侠连载】冰火诀06

物星移想的没错,为了两个孩子的安全,狄雷和水微寒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了一致的决定。在刚才的那个分叉洞口,他们利用片刻的间隙,将受伤的阿炎和冰儿放入其中一个洞口,让他们屏住呼吸,以免让物星移发现,然后双双进入另一个洞穴,故意拖延,终于将物星移引走。

那么另一个山洞中的阿炎和冰儿现在情况又如何呢?
此刻冰火门的四人之中,狄雷幼时曾和师父一起在这冰火洞中待过七年,水微寒和冰儿则是刚刚在这里待了七年,所以,唯有阿炎一个人,对这里的情况一无所知。
——虽然,他此刻和冰儿在一起。

刚才面对危难,四个人暂时站到了一起,那只因他们同是冰火门中之人,正所谓兄弟阋于墙,外御欺辱。

但是现在,危险暂时过去,黝黑恐怖的洞穴之中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的时候,情况便又不同了。

现在,他们又重新回到之前的状态,一个是赤焰一脉,一个是玄冰一脉。

而这两脉之间,横亘着一股根深蒂固的力量,将他们排斥开来。就像是水和火一样,注定不能相容。

“这里——”

阿炎想问冰儿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但话刚说了一半便又咽了回去——即使是隔着深深的黑暗,他似乎仍能感觉到冰儿眼中那股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

冰儿正感到为难,不知道阿炎问完这句话之后,自己该不该回答。阿炎的欲言又止让她稍稍轻松了一些,但同时又感到一阵莫名的懊恼。她冷冷地朝阿炎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之后左手扶着受伤的右臂,转过身,独自往石洞深处走去。

阿炎想跟上去,可是双只脚却像是灌了铅一样,迈不动分毫。

“吱”的一声,黑暗中猛地窜出一个什么东西。

“啊!”冰儿吓得大叫一声,本能地转过身,往回紧走了两步。之后才回过味儿来,意识到刚才发出动静的只不过是一只老鼠。不过就在这时,她发现阿炎已经往自己这边走了数步。

一时间,两个人都僵在原地,隔着黑暗,尴尬不已。

不过,片刻之后,冰儿又重新开始往前走去。只是,这一次她的脚步却明显地慢了下来,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而阿炎呢,这时也好像安心了一些,跟在了冰儿的身后。

两个人就这样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往前面的黑暗中摸索而去。

大概一炷香的时间之后,冰儿停在一处稍稍凹进去的石壁前。也恰在这个时候,他们身后不远处,传来了一阵迅疾的脚步声。

“不好!,是物星移追过来了!”

两个人心中都是一颤。阿炎下意识地回过身,将冰儿护在了身后。

冰儿的心中掠过一阵暖意,双手在石壁上加紧摸索,终于,“咯吱”一声,机关启动,石壁横移,现出一个宽敞的石厅,一片耀眼的红白相交的光芒映入眼帘。

“快!”在闪身而入的瞬间,冰儿对阿炎道。

阿炎急忙一侧身,也进入洞内。

又是“咯吱”一声响,在物星移几乎已赶到身后的瞬间,石门又重新合拢。从外面看,没有一丝一毫的痕迹可寻。

阿炎进洞的片刻还在担心石门的位置会被追来的物星移看到,暴露了机关,但甫一进洞,全部的心神便都被这个奇异的山洞占据了。

【连载】小城(2)

— 接上期—

小城拖拖皮箱,又提一提包,这些对她来说有点沉。爸爸说这些不需要她带,她只要带着她的花布猫进去就好。

小城不太明白爸爸说的话:“这些不带进去吗?”

“不用你带。你到宿舍就会发现,它们已经在那里等你了。”爸爸说。

“真的?可是,它们怎么进去的?”小城不认为皮箱自己能飞。

爸爸神秘地笑笑说:“孤岛有神秘快递。”

小城对这里就有了向往,小跑着奔向大门。

“进来吧,小城。”老巴脚就像等自己孙女回家的爷爷。
小城这才看清楚老巴脚,下巴长,嘴巴阔,头发不多,笑容很好。

“你这么快就知道我的名字啦?”小城问他。

老巴脚笑起来:“来这里的每个学生,我都知道他们的名字。”

“每个?”

“每个。”

“这里有几个?”

“你没来的时候,是一百零二个。现在,你是第一百零三个。”老巴脚用手指在大门口的沙地上画下103这个数字。

小城喜欢这个数字,因为这个数字与她有关。

“可以送给我吗?”小城问老巴脚。

“可以。”老巴脚说。

小城伸手在沙地上抓103,一抓,数字就模糊了。“我不小心把它们抓碎了。”小城不知所措地张着手,看着模糊了的数字,有点难过。

“没事。”老巴脚把地上的沙子抹平,重新写下103,“看,它们又好了。”

小城笑了,转而又为难了,她带不走这些字呀,只好蹲在字边上看。她舍不得走,这串数字是她的,她可不想把它们丢在这里。

“快起来,跟我走。”小城对103这三个数字说。喊了几次,那些数字还是待着不动,小城对老巴脚笑了,“它们不会走路。”

老巴脚看小城对地上那些字说话的样子,眼睛掠过一丝担忧与怜爱,她天真得只像五六岁的孩子。老巴脚告诉她:“你只要学会像我刚才那样在地上写字,它们就会跟着你走,什么时候你想看它们,只要一写,它们就会出来。”

小城学写这三个数字,果真像老巴脚说的那样,这三个数字就出来了。“真的哟,”小城惊喜地看着自己的手指,“它们住在这里。”

“是的,它们住在这里。”老巴脚也像她一样高兴。

“谢谢你。”小城说,“可是,我不能再和你玩了,我要进学校了。”

“那就是教学楼,朱院长的办公室在一楼左边第一间。现在她要出去办事,你就去隔壁那间屋找周主任。”老巴脚告诉小城。

小城顺着老巴脚所指的方向看去,他说的办公楼就是一栋两层半的小黄楼,楼边长有一大片蔷薇,从楼下长到楼上,花儿也从墙根开上去,路过窗口和走廊,一直到屋顶。

老巴脚说,孤岛里只有那一栋是黄色的楼,很好找。

小城走到小黄楼前,被墙边的蔷薇吸引,停下来看。
花丛中有一张脸,开始小城以为是被花迷了眼睛,后来那双眼睛在眨动才敢确信那是真脸。那张脸非常白,比白蔷薇的花瓣还要白,耳朵上夹着花,左一朵白蔷薇,右一朵红蔷薇。

她叫蓝花,是孤岛有名的花迷。她总是钻到花丛中,扮成一棵花树的样子,想象自己是一朵盛开着的花。
“蔷薇有刺的。”小城提醒她。

蓝花只是微笑着摆摆手,不回答。她现在是花,花不说话,即使有人跟花说话,花也只能在微风中微笑和摆动。

“花不会说话的。”

楼上的窗口有人在说话。

小城抬头看去,见到一个少年,拿着水枪朝花丛中瞄准。“天气预报说,马上就会下雨,这场雨很奇怪,只对一小片蔷薇花。”说着他举起水枪朝蓝花喷,高兴地笑起来,“哈,天气预报很准。”

花丛中的蓝花被浇得浑身是水,哭着从花丛中走出来。
扎辫子的小线头站在柱子后面,对蓝花说:“花是不哭的。”

小线头的头很小,脖子细长。小线头的名字其实不是从她的头型得来的,而是从她的眼睛和鼻子,它们看上去就让人联想到布面上突起来的线结。因为眼睛和鼻子长得怪,人们忽略了她好看的嘴巴和还不错的脸型。

蓝花走,小线头也跟着走,还一个劲儿地说:“花是不哭的,花是不哭的。”

喷水枪的少年叫赵长,他很小的时候就跟着爷爷在他家的花园里浇花淋草,爷爷用水管,他用水枪。他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用水枪浇花,喜欢扮成花的蓝花无论站在哪一片花丛下都逃不脱赵长的水枪。

小线头跟蓝花转到楼后面去了。她们刚离开,这里就来了一个手抱足球的大个子男孩。他叫葛开,喜欢踢足球,成天找人踢球,却从来没有人跟他踢。

“跟我踢足球吗?”葛开问小城。

小城摇摇头:“我不会。”“我教你。看见空地那边的那堵墙了吧,我踢过去。”葛开说着给小城做示范,抛起球,一抬脚,身子侧转了一下,抬脚猛地一踢,“呼——”球被踢出去了。只是,那球不是朝前面的墙飞去,而是朝旁边的楼上飞去。

“嘭——”窗口上的赵长挨了一下。“呀——”赵长大声喊着从楼上冲下来。他的嘴很大,合不牢,一直流口水,有时候口水从左嘴角流出来,有时候从右嘴角流出来,当他生气的时候左右嘴角都流口水,现在就是。

“你又踢我——”

赵长冲葛开怒吼的时候,一句才五个字的话他也不能顺利地一口气说完,要停下三次擦口水,停顿太多,影响了他怒气的表达,让人感觉不到他有多生气。

“噢,对不起,只是出了一点小偏差。”葛开对他道歉。
孤岛里人人都知道葛开的球从来就不会按他踢的方向走,主要原因是他踢球的那只脚长得怪,那只脚的五个脚趾,左边两个往左边倒,右边三个往右边倒,这五个脚趾裂开成两个部落,模样也有明显区别,左边那两个长得粗大,右边那三个长得细小瘦长。他这只脚穿不了鞋袜,一年四季都赤着。另一只正常的脚却穿着棉袜子和皮鞋,就像贵族一样和这只贫穷的脚每天出双入对,它们仍然形影不离。人们说,那只贵族脚也应该光着,陪伴那只贫困脚才对,可是,葛开从来不那样做,睡觉也要穿上一只薄薄的棉袜。贫困脚不能正常穿鞋袜,他就要让那只贵族脚多穿。

葛开每天迈着那双贫富悬殊的脚在孤岛走来走去,歪脚踢球砸人砸物,贵族脚总是不动声色地冷眼观看。两只打扮截然相反的脚在葛开身上,就有了奇妙的感觉,在他一个人身上又好像还另外附了两个隐形人,总之,无论什么时候他都不像一个人在独处。

小城觉得孤岛就像爸爸说的那样,是个有趣的地方,一进来就遇见那么多有意思的人。

小城想到爸爸,回头看去,大门口空荡荡的,爸爸已不在那里。

— 未完待续 —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