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鳞鱼

爱啃漫威cp、日漫cp,一直假装纯洁
偶尔也会清新一下

你真以为你男人很疼你吗?

沉迷五格的空城:

阅读须知:
1.短小又ooc


2.小段子体







你真觉得你男人很疼你?


敢不敢把我说的做完?







叶修:


你动他稀有材料试试,


你玩坏君莫笑的千机伞试试,


你在他抢野图的时候说想要试试,


你要是这么做了还没被他操哭,


我就承认他真的疼♂你。





喻文州:


你凑他耳边说情话试试,


你勾着他的脖子和他对视试试,


你在他整理资料的时候摸他腿试试,


你要是这么做了还没被他操哭,


我就承认他真的疼♂你。





周泽楷:


你撩他试试,


你坐他腿上撩他试试,


你穿着衬衫坐他腿上撩他试试,


不用等你全部做完了,


要是做了第一条你还没被操哭,


我就承认他真的疼♂你。





黄少天:


你在他说话的时候吻他喉结试试,


你——


如果做了上面这一条还没被操哭的话,


我就承认他真的疼♂你。





韩文清:


你从背后抱住他试试,


你伸手摸他腹肌试试,


你——


大概不用做到下一条你就被操哭了吧?





张新杰:


你在他睡前撩他试试,


你在他睡着后抱着他蹭试试,


你对他上下其手试试,


你要是这么做了还没被他操哭,


我就承认他真的疼♂你。









感谢能看完的你


❥(ゝω・✿ฺ)

【轰出胜】能不能别用我的身体做奇怪的事

关若何何何:

段子形式的冷笑话, @碧落碧螺春 的灵魂互换,笑不出来不能打脸


请记住以下设定:


轰的身体给了久,久的身体给了胜,胜的身体给了轰。




没有明确单cp结局。两人都对出久有箭头。


而出久的态度是:他俩都是我重要的朋友!




---




一、关于睡醒


1.轰的场合:


三人中了交换灵魂的个性之后,最先醒过来的是轰。


关于为什么是他先,那是因为爆豪的身体是三人里最耐揍的。


轰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习惯性用了点个性暖暖,让自己的头痛减轻一点。结果手抬到脸旁边的时候,就把脸给炸了。


轰:好痛?!


轰:……我什么时候学会的爆破?




恢复女郎:呀,爆豪小朋友你醒了呀,快给我看看有没有事。


轰:……你说谁是爆豪?!




2.咔的场合:


自从醒来看见那只伤痕累累的手,就已经明白过来了。


在做各种身体指标检查的时候,被恢复女郎摸了一把脖子和肚子,脸控制不住地变红。


咔:为什么废久的脸皮这么薄!!!老子的尴尬都藏不住了好吗!!!




恢复女郎走后,就溜出去上厕所了。


咔:废久这里跟个小鸟似的……


看着镜子,忍不住掐一把脸。突然想到可以试一下用用全覆盖,轻轻松松地把功率保持在了10%。


觉得身体还受得住,又往上调整了一下,直到差不多保持在50%左右。


嘀咕了一声:这种感觉还真的跟欧陆麦特差不多啊……


然后他抬头看了一眼镜子:





3.久的场合:


久后来就不是昏迷了,而是美滋滋地在睡觉,直到被恢复女郎和轰和咔一起叫醒。


久:我变成轰同学了吗!!啊!怎么办!怎么我觉得有点开心啊!


他站了起来。


久:啊,感觉非常好!我离地面好远啊!好像闻到了一米八高度的空气……


他站在咔的面前,露出了陶醉的表情。


轰无法直视自己的脸露出了那如同圣母玛利亚抱着耶稣普照着圣光的陶醉表情。


久低着头盯了咔好一会,陶醉道:啊原来俯视别人是这样的感受!


咔暴怒:你给老子蹲下去——!!




二、关于回家报平安




因为三人被袭击的新闻上过电视,他们被赶回去向各自家长报平安。


但三个人都打算瞒着这件事,不希望让家长觉得自己很弱的样子,否则就会被抱着哭,或者被揍,或者被揍。


久:咔酱你一定要对我妈妈温柔!礼貌!什么都听她的!不然我明天就……就揍你。(语气逐渐虚弱)


咔:知道了烦死了。


轰:我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


咔:随便一点就行,她说什么你都不要听她的。


轰:……你怕不是在为难我?


轰:绿谷,你回到家,就找我姐坦白,她会想办法帮忙的。


久:好的,只要不遇到你爸什么都好说。


轰:……感觉有什么旗子一样的东西立起来了!




1.咔的场合:


咔代替久回家。使劲忍住了直接踹门的冲动,十分正常地走了进去。


引子(涕泪滂沱):啊——!出久——!妈妈看见新闻了,你没事吧——!


咔竟然有点感动,他娘从来没这么抱过他。乖乖回答:我没事,很好,不用担心。


引子: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咔:爆辣火鸡面。


引子:好的我去做!


引子:…………嗯?


引子:不是?你什么时候也爱吃隔壁小胜那种口味了?


咔对自己老妈的臭脾气憋不住了:烦死了不做就随便吃点猪排饭吧!


引子:…………出久。


引子拉着咔面对面坐下,神情严肃。


引子:出久,妈妈觉得你最好的一点就是脾气好了,你怎么变成胜己那样了,妈妈好难过。


咔:啊?咔…小…胜…小胜是哪样啊?他不好吗!他哪里不好了!


引子拿起扫把:出久你跟胜己学坏了!!你光己阿姨说孩子不听话,揍一顿就好了!!


咔遂被一顿痛殴,还不敢还手。




翌日


咔:你妈也太难哄了!


久:你绝对惹她生气了吧!!我昨天说什么来着!!


久对着自己的身体一顿痛殴。




2.久的场合。


久代替轰回家。


久路上一直碎碎念着轰最后的嘱托:一定要先找到轰同学的姐姐,一定要找到姐姐。


来到家门口的时候:你家也太他妈大了轰同学!!你姐到底在哪个旮旯啊轰同学!


久艰难地按照轰的短信指示找到了轰的房间,刚坐下不久,就听得敲门,应该是他姐:焦冻,出来吃饭了!


久啪的一声打开门,声泪俱下:姐姐——!!我终于找到你了!


他姐手忙脚乱地接住他,也是声泪俱下:你受什么委屈了我的弟!




正想跟姐姐坦白他不是轰焦冻,flag就飘扬起来了。一道低沉可惧的男声响起:都多大了,还跟姐姐撒娇,真丢轰家人的脸!


久使劲憋出来一句:……父亲。


安德瓦:哼。你还太弱了,这样就能被袭击,这可不是我想要的样子。


久很生气,安德瓦老是用这种目光看着轰焦冻,让他一直以来就想为他出一口气了。


久憋足劲说道:……父亲,我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弱!我没有受伤就回来了!


安德瓦烈火眉头一挑:哦?是吗?跟我来训练场。


久:……那啥。我可以撤回一条消息吗。


安德瓦:嗯?


久:不不不不没什么我什么都没说!


遂被安德瓦单方面揍了一顿。




翌日


久:轰同学你爸好强啊我完全打不过!


轰:……你到底为什么要去找打。




3.轰的场合


轰在进门前试想了差不多一百种进门的方式,最后决定用一种看起来会是爆豪会选择的方式:踹门。


然后他就听见他妈的怒吼:臭小子你找揍是吧!!皮痒是吧!!!


轰大吃一惊,难道自己选错了方式?眼见着他妈冲了出来,举着手就是一拳头,竟然傻愣愣地没躲。


咚!


轰抱着头蹲了下去。


光己沉默了好大一会儿才清醒过来。


光己:你不行啊小子,怎么不躲?


轰目瞪口呆地抬起头,是你打的我,又问我为什么不躲,这不是扯淡么?


轰蹲在地上,挤了半天,挤出来一句自以为很像爆豪会说的话:今天,老…老子没有心情躲。


这下轮到光己目瞪口呆了。


光己看了他半天,迟疑了一下,用开玩笑的语气说:喂,你不是胜己吧?


轰再次目瞪口呆:您是怎么看出来的?


光己也再次目瞪口呆:还真的不是?!那你是谁啊!?老娘的儿子呢?!




三、关于个性的使用




1.关于抱怨


第二天,三人收到了“无法确定灵魂互换的个性是否会自动解除,请做好终生被互换的准备,并尽早开始个性使用训练”的消息。三人选择在学校一号训练场碰头。


轰黑着两个眼眶,手上缠着吸汗的纱布:我很烦恼。


咔:你干了什么?


轰:我习惯性用个性调洗澡水温,因为你的个性使用方法跟我的很像,我没想起来,不小心把你家浴缸炸了。


久:你没事吧!


咔:我家的浴缸啊啊啊啊啊啊!


轰:谢谢关心,我没事。还有喝水的时候习惯性调节到自己最喜欢的水温,结果把杯子也炸了。


久:你没事吧!


咔:你大爷的那是老子最喜欢的杯子啊啊啊啊啊啊啊——!!!


久:小胜,不是吧,你这么大了到底为什么还会有最喜欢的杯子啊?!




咔:说起来你的个性很好用啊,废久。怎么平时不用出来?


说着咔把ofa开到了50%,看上去就是一个……假冒充气欧陆迈特。


轰:噗。


久:哇!咔酱你真是天才啊可是我做不到啊为什么我做不到呢一定是因为我不够努力可以告诉我你是怎么控制的吗blabla……


咔:闭嘴!你用那个阴阳脸的个性试试!


久信心满满,帅气地甩了一下右手,成功甩出了……几块冰渣子。


久:……轰同学,你的个性的5%就只有这么点儿吗。




2.关于教学


久把咔打发到另一边去练他的加强版ofa,轰则留在久身边手把手教他怎么用个性。


轰:这种事情最重要的就是想象。你用尽全力想象自己很厉害地甩出去一道冰墙,就真的可以甩出去一道冰墙了。


轰:手给我,我教你,来。


轰贴着久的后背,把他抱在怀里,分别握住他的两只手。久被这个姿势弄得有些害羞,又瞬间正直地劝告自己好好听讲不要分心。


轰牵着他的手,在他耳边说:你想像,现在你要做出一道巨大的冰墙,然后出手……


boom!


久捂着手蹲了下去。


轰:抱歉,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这样……也会发动个性……


久眼含泪水,强行原谅:我懂的,轰同学忘记了现在用的是爆破,不用道歉。


久再次眼含泪水:轰同学跟小胜的个性相性真好。小胜跟我的个性相性也很好。可是我,嘤。




3.关于迷之吃醋和迷之自满


咔看他俩黏在一块叽叽歪歪,非常不爽:废久,你跟阴阳脸关系很好啊?比我们以前还要好?!


他走过来,伸手想把久一把拽进怀里。


结果他(久的身体166)被久(轰的身体178)抱进了怀里。


咔:……


久:……


久:小胜,能不能放开我,自己抱着自己的脸很奇怪。


轰:我这里看起来,是我抱住了你,绿谷。


久:诶!轰同学你你你你在想想想想想什么啦??


轰没有回答他,心想,今天不知怎么的特别开心,看谁都觉得我俩在一起了。




4.关于修罗场


轰使用爆破也用得很不错,咔决定跟轰对打一场。


顺便揍他一顿消气。


两人在场地两边站好,久在中间看着,准备记录数据。口哨刚刚响起,轰就被咔揍倒在了地上。


久:轰同学!!你没事吧!!小胜你怎么可以下这么重的手!!


咔:傻x阴阳脸为什么不躲?


轰:我没事,只是我看着那是你的脸,我就打不下手了。


久十分感动,然后背起已经昏迷的轰往医务室走去。




轰很快醒了过来,久脸上担心的神色终于少了一点:你还好吗?


轰:我很好。


轰:爆豪,刚刚那局不算,你应该考虑到我看着绿谷的脸揍不下去的。


咔:哈?亏你能跟废久做出那么恶心的事情,能揍你就行了我哪还来得及考虑这些。


轰想到咔刚刚竟然要抱久,火气也上来了:那你那种行为算什么?需不需要我提醒你一句,绿谷现在住在我家。


咔怒:我现在还住在他家呢!


轰:可是你被揍了,他妈妈不喜欢你。


咔暴怒:你爹还不是不喜欢他!


轰:可我爹平时就这样!


久完全不明白他们到底在吵什么:别吵啦!住谁家这种问题有什么好吵的?




5.关于探班


轰:说起来昨天我扮你失败,你妈已经知道这事了。她说暂时替我们保密,但要求过来见你一面。


咔:握草你不早说!!


说曹操曹操到。光己凭眼神认人,准确无误地找到了自己儿子的绿色脑袋打了下去,被躲开。


光己:行啊你,果然我儿子我是不会认错的。


咔抱着头:这可是废久的脸!老太婆你天天念叨废久有多好有多好也还揍得下手!


光己继续揍之:疼的还是你啊,小久又不痛?


久内心一万条草泥马奔腾而过,阿姨天天念叨我有多好是几个意思?




光己安抚三个孩子的情绪:如果真的最后个性无法解除,也没关系的,就这样三人绑定行动也不错,直到熟练掌握现在的个性为止。


咔:谁要看天天跟废久和阴阳脸在一块啊!


光己:那让他俩绑定行动,你自个儿行动喽,我没意见。


咔:…不行!我不放心!三个人就三个人!




轰问久:爆豪在他妈妈面前,看起来智商有点捉急。


久:你小声一点啊啊啊啊!




四、关于洗澡


三人送走了光己妈妈,各自回宿舍洗澡,约好了待会到一楼客厅聊天看电视吃夜宵。


久:我拜托你了,小胜,千万别用我的身体做什么奇怪的事情!


咔:我看起来很像变态吗?!


轰:绿谷,其实我也想拜托你同样的事情。


久:我看起来也像变态吗QAQ?!




1.咔的场合


咔吹着口哨洗澡。


咔搓了搓脸,软乎乎的,手感不错。


咔搓了搓胸前两点,有点奇怪的感觉。


咔搓了搓下面,手感不太对,乐了。


哎!废久这里比我小一圈,哈哈哈!


咔搓着搓着就硬了。


咔:靠。




2.久的场合


久强迫自己闭着眼睛洗澡。


久强迫自己不去看轰的身体上的奇怪的地方。


久强迫自己不去……不行啊那里还是要洗干净的啊!!


久最后还是把眼睛睁开一条缝。


呜哇,果然轰同学这里的毛色也是……


啊!我在看什么啊!啊啊啊我要长针眼了啊啊啊啊啊啊!




3.轰的场合


轰一脸正直地洗着澡。


轰:感觉爆豪这里比我的摸起来大。


轰:不对,看了一下觉得还是我的大。


轰:不对,我原来有多大来着?




五、关于睡觉


在一楼公共客厅里看着电视。久看起来非常累。


轰打算让久靠着他的肩膀休息一下,反正暑假期间宿舍没别人。久非常感激而且纠结,在他看来这就是在让他靠到爆豪的脸上去。他怕死。


终于还是靠了过去的时候,被轰伸手抱住了。


轰:自己抱自己真是一种神奇的体验。


久很困,闭上眼睛意识模糊地嘟囔了一句:要是咔酱也有这么温柔就好了。


咔看着阴阳脸的身体靠在了自己的身体上,怕不是有一万句mmp一定要讲。




久睡着了。轰把久抱起来往房间走,被拦下。


轰:你要干嘛。


咔:你要干嘛。


轰:我要跟他睡!


咔:跟他睡的是我!


两人吵了起来。被吵醒的久一怒之下,一人送一个冰块冻起来:都给我滚回自己房间去睡吧!!!






fin


一个星期后他们就变回来啦,可喜可贺!


希望大家喜欢我的冷笑话😂🔫



[All扉]大家都爱扉间

✿:

Heaven's Door:



扉间变成猫之后最大的烦恼不是该怎么变回人身。
而是:我·太·受·欢·迎·了·怎·么·办。


临时赶的生贺,又白又雷OOC。








*








*








千手家以前的每个早晨都是由起床打理好一切的扉间把睡得四仰八叉的柱间从床上拖起来开始的。


今早显然不太一样。


因为柱间都睡到自然醒了,扉间居然还没来。


他抱着枕头在床上滚来滚去,漫无边际的想着,难道扉间也会睡过头吗?而且平时这个时候已经能闻到远远飘来的早饭的香气了,今天却什么都没有。


还是说扉间有急事先出门了?柱间觉得这种可能性比“扉间睡过头了”要大得多。


不管怎么样,去他房间看看吧。


“扉间——”柱间拉开弟弟的房门,四下张望了一下,“扉间?”


他肯定没走。


在看见房间中央那团凌乱的被褥时,柱间就确定了这一点。


扉间是不可能让“人走了,被子还没叠”这种事情发生的。


那他去哪了?


“……咪。”


从被子底下传来了一声细细弱弱的叫声。


柱间怀疑自己听错了。


“咪、咪。”


奶声奶气的猫叫声又响了起来,像一只软软的小爪子在人心口不轻不重地搭了一下。


扉、扉间居然背着自己在房里养猫!明明是他自己说不准养小动物的!!!


柱间有点生气,又有点高兴,他上前一步掀开了被子:“小猫,你是从哪里……咦!!”


团在床铺中央的是一只浑身雪白的小猫。


看起来刚足月,又或者更小,身上的毛都是炸开的。眼睛是一种宝石一样剔透的红,脸颊和下巴上有着柱间熟悉的三道红印。


他擦了擦,没擦掉,小猫不耐烦地用爪子打了它一下,继续咪了起来。


“扉、扉间!是你吗!”


“咪!咪咪!”


“你怎么变成猫了……这该怎么办……”


“咪咪咪……”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啊。”


“……”


小猫的红眼幽幽地瞪着他。


这种柱间熟悉的、属于弟弟的冷酷神情出现在一只奶猫的小毛脸上,有种说不出的滑稽。


柱间捏了捏它软软的肉垫,又被猫爪打了一下。


……但是,好幸福啊,为什么被打到也会这么幸福。


柱间脸红红的,他做贼心虚的看了看周围,确定旁边没有人,于是顺从本心对着那张小毛脸亲了下去。


扉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亲哥那张蠢脸在自己面前放大、放大。


啾咪~


“咪!咪咪咪!”


“好了好了,别生气了,啊、不要挠我啊扉间……”柱间感到很委屈,明明他就是亲了下脸上的毛毛,都没有亲那个看起来就粉粉嫩嫩的鼻子和小嘴,为什么他会这么生气。


“我得去上班了。”柱间将他揣到怀里,“你先跟我一起去办公室吧。”


也好,扉间想,正好可以观察一天他哥平时到底是怎么上班的。


仿佛是为了回应他的期待,柱间在办公桌后坐下,直接无视了堆成山的文件,掏出小布片和针线包做起了手工。


……原来你平时上班就干这个吗。


扉间冷冷的瞪着他。


感受到了他冰冷的视线,柱间机智的给自己找好了借口:“我是在给你做衣服啊,扉间。”


扉间不为所动,依旧冷冷的瞪着他。


柱间使出了必杀一击:“难道你想像现在这样什么都不穿吗?哥哥倒没关系,被其他人看到了怎么办?”


“……咪。”


猫本来就不需要穿衣服。


扉间那属于人的自尊心却不能够容忍自己堕落到和动物一样的地步。


它没精打采地趴在了桌上。


柱间的手很巧,没一会就做了一套缩小版的铠甲给扉间穿上,还细心的给它的脑袋上加了个门框。就在他捧着脸一脸幸福的欣赏自己的杰作时,从门口传来了他熟悉的声音:“……柱间。”


柱间赶紧坐正,装出一副严肃认真的模样:“斑啊,什么事?”


“你正事不做,在这里玩猫?”


“我没有……”


“千手扉间人呢,千手桃华有事要向他报告,叫他赶紧过去。”


柱间急忙站起身来。


“扉间今天……生、生病了。我去!我去!”


他将猫抱在怀里准备绕过斑离开,却被他拦下了。


“你这种时候还带着猫?”他朝柱间伸出手,“给我,你先去吧。”


柱间眼巴巴地看着他,万分不舍的将扉间递到斑手上:“……你好好照顾它。”


“咪!咪咪!!!”


柱间丝毫没有感受到扉间的慌乱,慌慌张张地走了。


扉间被斑掐在手里和他对视,斑眯起眼,脸上看不出喜怒。


然后他惊悚地看见斑那张高深莫测的脸一点点的红了起来。


“……还挺可爱的。”他拨弄了一下扉间毛茸茸的小脑袋,捏着他的小爪子发表了一句评价。


“………………”


太恶心了……这家伙原来是这种人吗……


扉间毫无生气地瘫在他的手上,仿佛一只废猫。


他忽然想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等、等一下!这家伙不会也要强吻……!!


被大哥强吻就算了,被斑强吻的话扉间真是要吐了………………


好在斑没有柱间那么澎湃的少女心,他只是拎着扉间身上缩小版铠甲的一角,颇为嫌弃的说:“为什么要穿和那家伙一样的衣服,柱间的品味真是……”


关你什么事。


扉间僵硬的被他捧在手上,大概是顾忌到捧着一只奶猫实在有损威严冷酷的宇智波一族族长的形象,斑拉开宽大的衣领将他塞进了衣服里,他直接落在了腰带勒出的那一截鼓起的衣料中,隔着一层里衣紧贴着斑的腹肌,吓得他差点再次炸毛。


……你们家的族服原来是这么用的吗!!


宽松的衣服从外表完全看不出什么异样,班就这么轻易的将它偷渡了出来。走了不知道多久,斑终于停下了,扉间听见他叫了一声:“泉奈。”


……等一下,你不会是要……


“什么事,哥哥?”


泉奈看见斑从衣服里掏出一只小奶猫也面不改色:“哥哥要养吗?”


“这是柱间的猫,我拿来玩一天。”斑完全扭曲了柱间只是出门让他帮忙照顾一会儿的事实,自顾自的说,“它的衣服太碍眼了,你给它重做一件吧。”


泉奈从斑手里把他接过去,点了点他粉粉的小鼻子,见扉间打了个大大的喷嚏,他笑着答应了:“好啊。”


他们给扉间做了一件缩小版的宇智波族服。


扉间怎么可能同意穿上这么丧权辱国的衣服!他拼命挣扎着,还是毫无反抗之力的被两个邪恶的宇智波扒光换上了这件屈辱的族服。他小小的身躯不断颤抖着,内心凄凉又无助。


“真可爱啊。”泉奈握着他的两只小爪子带着他跳舞(扉间:……),斑还时不时在旁边插一句“跳得不错”(扉间:………………),这时泉奈忽然说,“哥哥,我们从柱间先生那里把这只猫要过来吧。”


斑有些犹豫:“毕竟是柱间的猫……”


“那个白毛不是不让他养宠物吗,他因为这个找你抱怨过那么多次,这次估计也是偷偷养的吧。”泉奈一边摸着扉间的后背给他顺毛,一边说道,“白毛发现的话肯定会要求他丢掉,还不如让我们来养。”


不我不会的。扉间冷冷的想,大哥也绝对不会同意的。


果然斑的请求一出口就遭到了柱间的激烈反对。


他拼命摇头,甩起的长发啪的抽了斑一脸。


斑:“………………”


斑面无表情的问:“你们家能养宠物了?”


柱间含糊的答道:“算……算是吧。”


“那我以后带着泉奈来你们家玩猫。”斑理所当然的制定了计划,“你不会反对吧,柱间?”


“…………………………”


不行啊!扉间是要变回人身的!到时候去哪里给他们找只猫出来!!这下怎么办!!!!


柱间求救般的低头望向扉间,扉间喵喵喵的指示了一堆他一句没听懂。


超不擅长撒谎的好村长急得面红耳赤,斑也看出了不对,狐疑地瞪着他。


最后柱间终于眼一闭心一横决定实话实说:“……这就是扉间啊!这只猫就是扉间,是我弟弟啊!”


斑:???!!!








气氛十分尴尬。


斑别开脸假装自己不存在,泉奈笑得一脸和善,不顾扉间的挣扎撕咬把他推翻在地揉着他肚子上软软的毛毛:“原来这是扉间啊,变成猫比还是人的时候可爱多了呢……呵呵。”


扉间不用想都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无非就是些“你就这样做一辈子畜生多好”之类的恶毒想法。


柱间没听出他的深意,一脸慈爱地注视着像只被翻过来的小乌龟一样在泉奈的手指下艰难求生的扉间,连声附和:“是呀,是呀。”


是什么是!!!!!!大哥!!!!!!!


“我们应该讨论一下让扉间变回来的方法。”好在柱间总算想起了正事,扉间顿时精神一振。


“我觉得扉间这样挺好的。”泉奈用心险恶的说,“他平时工作那么累,让他保持这个模样多休息一会也好。”


“可是……”


“扉间肯定也是这么想的,对不对,扉间?”


怎么可能!!!!!扉间激烈的辩解一张嘴就成了一连串的“咪咪咪”,泉奈微笑着摸了摸他的小脑袋:“看,他也是这么想的。”


……从没见过这样颠倒黑白的人!!厚颜无耻!!!


“那、那好吧。”柱间被说服了,“那就先让扉间休息一段时间。”


………………大哥!!!!!


好在命运还是站在扉间这一边的,第二天他就恢复了人形。


让他没想到的是,除了他以外的三个人都一脸失望。


柱间更是试探着问他:“什么时候再变回去吧……?”


“……”







活着是一件非常、非常辛苦的事情。


今天的千手扉间,也如此确信着。






end


\二代目大人生日快乐~/


✿:

太宰桑和伏見的聲優梗。(cv宮野真守)

說一下兩人的共同點

  • 自殘癖(?)

  • 態度散漫卻很能幹

  • 智鬥派

  • 從本來的組織跳槽到敵對組織

  • 上司雖然很屌但也有天然的一面

  • 基本上很服從上司

  • 前搭檔視覺上相似(各種意義上)

  • 喜歡調戲前搭檔

✿:

負責把喝醉的斑(和柱間)送回家的扉間&負責把喝醉的斑丟到寢室的帶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