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鳞鱼

爱啃漫威cp、日漫cp,一直假装纯洁
偶尔也会清新一下

【绿红绿】【互攻】I Surrender 一更

萨曼:

一方普通人AU
取名废求新标题(T▽T)
接下来无梗儿,更新困难(T▽T)


一更


Barry注意那个男人很久了。大概从他刚踏进这个门就开始了。不是因为长相——好吧就是因为长相。他很帅,相当好看,虽然一副刚跟人打过一架的样子,但凌乱的发型和稍破损的唇角只为他加分不少,星子般的棕眸略显凌厉,洗白的牛仔裤完美箍出他的长腿和翘臀,有些年头的飞行员夹克显得他更有味道,脖子上吊着狗牌——军人?Barry胡乱猜测着。
后腰突然被捅了一把,他“啊嗷”一声,捂着抽痛的部位怨念地看向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同事:“Patty……”
金发女郎似笑非笑地凑近了:“你看了他十分钟了。”
“哪有这么久……”
“用神速力计算早就十分钟了。”
“用神速力算我跟你还认识二十多年了。”
“别打岔,小男孩。”女生爽快地搭着他肩膀,“他很辣?”
Barry讷讷地不知怎么解释:“他很……面生。”
“中城是个大城市。”
“对于CCPD而言。”
“直接去问不就好了?”
“可是……”
女孩直接推了他一把,爱惜又不屑地咕哝“胆小鬼”。Barry踉跄两步,怒视了自己前女友一眼,在周遭零星的好奇目光中整了整白大褂,硬着头皮佯装镇定地走过去。
就在他几乎算是接近了的时候,男人突然恼火地耙了耙头发,嚷嚷着“Fine”飞快地在登记表上签了什么,风风火火地转身大步朝外走。
结果跟猝不及防的Barry撞了个满怀。
来不及反应的CSI一瞬间感到一只手臂圈住了自己的腰,等他站稳又很快放开了。男人不怎么在意地瞥了他一眼,丢下一句“走路看着点儿”,扬长而去。
Barry尴尬地呆立片刻,等回过神发现彻底不见了人,才磨磨叽叽地蹭到同事桌边,明知故问:“谁啊?”
啃着甜甜圈的物证科说话含含糊糊的:“唔,刚才珠宝店抢劫,他算目击证人。”
Barry点点头,他知道是哪场抢劫。就在刚才,还是自己及时出现才阻止对方一拳揍断劫匪鼻子。
“他跟你吵什么?”
“劫匪丢袋子里的首饰,有一样是他付过钱了的,他想今天取走。”胖青年兴致寥寥地指了指旁边证物篮,“我跟他说不行。”
“他很着急?”
“看样子是挺急的。”
“很要紧吗?不能通融通融?”
白眼:“这些都算证物,怎么着也得等一个星期。”
“Rory~”
“……他跟Amy调情!”
……啊。
Barry耸肩。
好吧,Rory暗恋这一批的某个火辣实习生,在局里也不算是新闻。奈何主观条件实在一般,Amy的态度一直不温不火。
那人看起来也的确是个会撩的主——好巧不巧直接撞枪口上。
小法证官看了看篮子里绝对价格不菲的一整袋子,又瞟向男人留下的基本信息,对着住址和联络方式沉思。
“……哪件来着?”


Hal今天相当倒霉。
不用任何人提醒,他自己领悟。
出门散了几天心,回海滨的路上由于天气原因迫降中城(是报复吗!?绝对是报复啊!Carol Ferris你是不是在默默诅咒我!?),闲得无聊叫了个的士到处瞎转悠。司机小哥叽叽喳喳地建议说可以去闪电侠纪念馆参观参观,他心不在焉地答应两声看着窗外出神,却一眼瞅见路边一家名不见经传的珠宝店,鬼使神差结账下车推开店门,张望半晌后对热心店员说出那句现在想想让他恨不得咬断舌头的话:“明天我朋友生日,你们有什么推荐吗?”
选价位,选石头,选款式,跟导购小姐调调情,截至目前一切都相当美好。然而就在付过头款敲定分期导购帮他收起来准备包装的档口,一蒙面大汉突然闯了进来,举着枪对着天花板“砰砰”两声,一片尖叫中色厉内荏地大喊:“不许动!”
流年不利。
Hal默默地跟众人一起蹲在角落,悄咪咪报了警。那家伙手里有枪,目前也没伤害人质的表现,他本不想逞英雄。
结果这时劫匪一转身,一眼瞅见了他之前的导购:“你手里拿的什么!?”
……日。
闪电侠进来的时候他刚缴了对方的枪,正跟人扭打成一团。
你洗劫这个店是警察的事,你想抢项链门都没有!这玩意儿撅了我未来半年的薪水!还是项链未来主人不克扣工钱的情况下!这是我的命!!!
俩人被拉开的时候Hal还挥舞着拳头义愤难平叫嚣。
“嘿嘿嘿好了没事了天才呃勇士?先生?飞、飞……”
“飞行员。”Hal赌气扯了扯自己的夹克,“Hal Jordan,我的名字。”
“你好啊Jordan先生,这里闪电侠。”
“我看出来了。”Hal按着鼻根止血,说话瓮声瓮气的。
“你还真是相当、呃、勇敢?”速跑者转头犹疑地看了看地上不停打滚呻吟的嫌犯,“看起你自己也搞得定这一切……”
“是啊是啊,总得有人见义勇为不是吗?”Hal不怎么走心地埋怨,“作为拥有最快超级英雄的城市,你们后援队来得真够慢的……”
“我们一般在人逃跑时发挥作用。”年轻人——听声音绝对才二十出头——轻快地接话,警铃声也越来越近,“我很想说这里交给我就行了,但看起来你得去做个口供?”
“没关系,这里交给我就行了。”Hal爽快地摆手,“见到你很高兴,闪电侠。所以我也省了纪念馆的票钱了对吗?”
“闪电侠纪念馆没有闪电侠。”小红人抛了个Wink,“命运的安排,你说对吗,英勇无畏的Jordan先生?”
“谁说不是呢?”Hal对着面前的残影咕哝。
“不许动!手放在头上!”
警员们举着枪大喊。
——那词怎么说的来着?
流、年、不、利!
没工夫继续周旋,快误机的Hal出师未捷地离开警局,特别惆怅地看着街上车来车往,抱怨地给Carol通了个话,让她晚会儿去机场接。
他身上所有钞票加起来估计也只够在大胃王买份简餐的了。
电话那头女上司冷嘲热讽的,Hal忍了又忍,最终没把“老子为了谁啊”这种娘兮兮的话吼出来。
店是他选的,礼物是他要买的,目的是想哄Carol开心,鉴于明天就是人生日而他上个星期刚刚砸了公司一架新飞机。
他当时就该拿了东西跑而不是傻乎乎地站在那儿等警察。
……他为什么没跑呢?
Hal怨念地叹出一口气。
都怪闪电侠。
要不是他一句“留下做笔录”自己也不会直到被拎进警察局都没能脱身。
还是那句话,流年不利。
Hal不无担忧地望天。
晚会儿还要赶趟飞机。
但愿这次别再出什么问题。
默默安慰着自己“只是迫降,不是坠机;只是劫财,不是劫色;半年薪水,不是一年生活费;东西就在那,只不过晚会儿才能取;战斗机都砸不死你还怕它一架小客运吗”,Hal坐上了通往机场的巴士。
明天请Carol吃个汉堡得了。


……结果第二天大清早,被门铃声吵醒的Hal裸着上身眯着眼,打开房门看着屋外的金发小哥,相视懵逼。
“呃……”
“呃?”Hal抱臂斜倚在门框上,皱着一张俊脸,“您有事?”
“这、这个……”小哥脸通红地在公事包里掏掏掏,掏出个包装精美的盒子递了过去,“这是你的……”
Hal一开始没反应过来,等接到手里看清上面的商标后立马醍醐灌顶,一脸惊诧:“我的项链?”
“嗯。”
“……你CCPD的?”
“对。”
“……”Hal拿手里把玩了两下,“发票呢?”
“耶?”Barry一惊,莫名冷汗就下来了,“物、物证科没有啊……”
“开个玩笑开个玩笑,在我这儿呢。”棕发男子哈哈笑着揽过他肩膀,“进来坐坐吧,这么早估计你也没别的事。”
“我其实……”没留神被带进了屋的Barry看着只穿着一条短裤的男人大剌剌地在自己跟前晃来晃去,干瞪眼。
Hal跪在冰箱前翻来找去:“不说要等一个星期吗?”
“理论上是这样……”Barry犹豫着,“但有熟人的话其实很容易就能……”
“熟人?”Hal举着啤酒怔住了,“所以是你专门帮我取的?”
“嗯。”
Hal沉默了。
Barry疑惑地看他一语不发地递来一罐饮料,讪讪地接过:“谢谢……”
Hal点点头,抠开自己那份,若有所思地审视着他,半晌。
“打电话不就好了?”
“……啊?”
“你知道我地址不奇怪,信息都登记在物证科了。你打个电话我自己去取,不就好了?”
Barry不安地摩挲着铝制的罐身:“打了……你关机……”
“噢,”飞行员含混地支吾两声,“估计那时候还在天上。”
Barry点点头。
“……累不累?”
“啊?”
“连夜赶飞机,很累的。”
“呃……”想到对方估计才刚睡着没几小时,Barry不知所措起来,“我、抱……”
“睡会儿吧。”
“……啊?”
“我凌晨才到家,没机会找姑娘留宿,卧室没人,放心吧。”Hal二话不说收了他的酒,搡着他肩膀往房间推。
Barry挣扎:“东、东西都送到了,我可以走了……”
“回中城的飞机下午才有。这么长时间,你还有别的地方要去?”
“呃……”一起床直接就跑到人家门口根本没多想的Barry反应过来后表情略扭曲,“我那什么、我……”
“别客气。”Hal一脸“哪儿来的这么实诚的傻孩子打飞的过来送快递”,“睡衣在柜子里,你直接脱了外套也行。安心睡。”
“……”我安得了心吗!?
“你要是不嫌弃被单一个星期没换了的话——其实我这个星期出去玩了。”
“……”这是重点吗!?
“我出门一趟,礼物都到了就勉为其难按时给人家送去好了。”
“……”你就这么让一个素昧平生的陌生人睡你房间真的没关系吗!?
“怎么了?”
“我……”Barry脑子一片空白,“我得……回去上班……”
然后他在Hal怀疑的眼神中败下阵来。
“我中午回来,带你去吃东西。”Hal潇洒地挥挥手,“你要是提前醒了的话可以从自来水管接水喝。”
“好……”
好个屁啊!
Barry抱着被子坐在床边,呆滞地独自面对空荡荡的房间,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
……人家是在关心他吧?
怎么莫名感觉被调戏了呢?


tbc

评论

热度(175)

  1. 无鳞鱼萨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