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鳞鱼

爱啃漫威cp、日漫cp,一直假装纯洁
偶尔也会清新一下

【绿红绿】【互攻】I Surrender 一更

萨曼:

一方普通人AU
取名废求新标题(T▽T)
接下来无梗儿,更新困难(T▽T)


一更


Barry注意那个男人很久了。大概从他刚踏进这个门就开始了。不是因为长相——好吧就是因为长相。他很帅,相当好看,虽然一副刚跟人打过一架的样子,但凌乱的发型和稍破损的唇角只为他加分不少,星子般的棕眸略显凌厉,洗白的牛仔裤完美箍出他的长腿和翘臀,有些年头的飞行员夹克显得他更有味道,脖子上吊着狗牌——军人?Barry胡乱猜测着。
后腰突然被捅了一把,他“啊嗷”一声,捂着抽痛的部位怨念地看向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同事:“Patty……”
金发女郎似笑非笑地凑近了:“你看了他十分钟了。”
“哪有这么久……”
“用神速力计算早就十分钟了。”
“用神速力算我跟你还认识二十多年了。”
“别打岔,小男孩。”女生爽快地搭着他肩膀,“他很辣?”
Barry讷讷地不知怎么解释:“他很……面生。”
“中城是个大城市。”
“对于CCPD而言。”
“直接去问不就好了?”
“可是……”
女孩直接推了他一把,爱惜又不屑地咕哝“胆小鬼”。Barry踉跄两步,怒视了自己前女友一眼,在周遭零星的好奇目光中整了整白大褂,硬着头皮佯装镇定地走过去。
就在他几乎算是接近了的时候,男人突然恼火地耙了耙头发,嚷嚷着“Fine”飞快地在登记表上签了什么,风风火火地转身大步朝外走。
结果跟猝不及防的Barry撞了个满怀。
来不及反应的CSI一瞬间感到一只手臂圈住了自己的腰,等他站稳又很快放开了。男人不怎么在意地瞥了他一眼,丢下一句“走路看着点儿”,扬长而去。
Barry尴尬地呆立片刻,等回过神发现彻底不见了人,才磨磨叽叽地蹭到同事桌边,明知故问:“谁啊?”
啃着甜甜圈的物证科说话含含糊糊的:“唔,刚才珠宝店抢劫,他算目击证人。”
Barry点点头,他知道是哪场抢劫。就在刚才,还是自己及时出现才阻止对方一拳揍断劫匪鼻子。
“他跟你吵什么?”
“劫匪丢袋子里的首饰,有一样是他付过钱了的,他想今天取走。”胖青年兴致寥寥地指了指旁边证物篮,“我跟他说不行。”
“他很着急?”
“看样子是挺急的。”
“很要紧吗?不能通融通融?”
白眼:“这些都算证物,怎么着也得等一个星期。”
“Rory~”
“……他跟Amy调情!”
……啊。
Barry耸肩。
好吧,Rory暗恋这一批的某个火辣实习生,在局里也不算是新闻。奈何主观条件实在一般,Amy的态度一直不温不火。
那人看起来也的确是个会撩的主——好巧不巧直接撞枪口上。
小法证官看了看篮子里绝对价格不菲的一整袋子,又瞟向男人留下的基本信息,对着住址和联络方式沉思。
“……哪件来着?”


Hal今天相当倒霉。
不用任何人提醒,他自己领悟。
出门散了几天心,回海滨的路上由于天气原因迫降中城(是报复吗!?绝对是报复啊!Carol Ferris你是不是在默默诅咒我!?),闲得无聊叫了个的士到处瞎转悠。司机小哥叽叽喳喳地建议说可以去闪电侠纪念馆参观参观,他心不在焉地答应两声看着窗外出神,却一眼瞅见路边一家名不见经传的珠宝店,鬼使神差结账下车推开店门,张望半晌后对热心店员说出那句现在想想让他恨不得咬断舌头的话:“明天我朋友生日,你们有什么推荐吗?”
选价位,选石头,选款式,跟导购小姐调调情,截至目前一切都相当美好。然而就在付过头款敲定分期导购帮他收起来准备包装的档口,一蒙面大汉突然闯了进来,举着枪对着天花板“砰砰”两声,一片尖叫中色厉内荏地大喊:“不许动!”
流年不利。
Hal默默地跟众人一起蹲在角落,悄咪咪报了警。那家伙手里有枪,目前也没伤害人质的表现,他本不想逞英雄。
结果这时劫匪一转身,一眼瞅见了他之前的导购:“你手里拿的什么!?”
……日。
闪电侠进来的时候他刚缴了对方的枪,正跟人扭打成一团。
你洗劫这个店是警察的事,你想抢项链门都没有!这玩意儿撅了我未来半年的薪水!还是项链未来主人不克扣工钱的情况下!这是我的命!!!
俩人被拉开的时候Hal还挥舞着拳头义愤难平叫嚣。
“嘿嘿嘿好了没事了天才呃勇士?先生?飞、飞……”
“飞行员。”Hal赌气扯了扯自己的夹克,“Hal Jordan,我的名字。”
“你好啊Jordan先生,这里闪电侠。”
“我看出来了。”Hal按着鼻根止血,说话瓮声瓮气的。
“你还真是相当、呃、勇敢?”速跑者转头犹疑地看了看地上不停打滚呻吟的嫌犯,“看起你自己也搞得定这一切……”
“是啊是啊,总得有人见义勇为不是吗?”Hal不怎么走心地埋怨,“作为拥有最快超级英雄的城市,你们后援队来得真够慢的……”
“我们一般在人逃跑时发挥作用。”年轻人——听声音绝对才二十出头——轻快地接话,警铃声也越来越近,“我很想说这里交给我就行了,但看起来你得去做个口供?”
“没关系,这里交给我就行了。”Hal爽快地摆手,“见到你很高兴,闪电侠。所以我也省了纪念馆的票钱了对吗?”
“闪电侠纪念馆没有闪电侠。”小红人抛了个Wink,“命运的安排,你说对吗,英勇无畏的Jordan先生?”
“谁说不是呢?”Hal对着面前的残影咕哝。
“不许动!手放在头上!”
警员们举着枪大喊。
——那词怎么说的来着?
流、年、不、利!
没工夫继续周旋,快误机的Hal出师未捷地离开警局,特别惆怅地看着街上车来车往,抱怨地给Carol通了个话,让她晚会儿去机场接。
他身上所有钞票加起来估计也只够在大胃王买份简餐的了。
电话那头女上司冷嘲热讽的,Hal忍了又忍,最终没把“老子为了谁啊”这种娘兮兮的话吼出来。
店是他选的,礼物是他要买的,目的是想哄Carol开心,鉴于明天就是人生日而他上个星期刚刚砸了公司一架新飞机。
他当时就该拿了东西跑而不是傻乎乎地站在那儿等警察。
……他为什么没跑呢?
Hal怨念地叹出一口气。
都怪闪电侠。
要不是他一句“留下做笔录”自己也不会直到被拎进警察局都没能脱身。
还是那句话,流年不利。
Hal不无担忧地望天。
晚会儿还要赶趟飞机。
但愿这次别再出什么问题。
默默安慰着自己“只是迫降,不是坠机;只是劫财,不是劫色;半年薪水,不是一年生活费;东西就在那,只不过晚会儿才能取;战斗机都砸不死你还怕它一架小客运吗”,Hal坐上了通往机场的巴士。
明天请Carol吃个汉堡得了。


……结果第二天大清早,被门铃声吵醒的Hal裸着上身眯着眼,打开房门看着屋外的金发小哥,相视懵逼。
“呃……”
“呃?”Hal抱臂斜倚在门框上,皱着一张俊脸,“您有事?”
“这、这个……”小哥脸通红地在公事包里掏掏掏,掏出个包装精美的盒子递了过去,“这是你的……”
Hal一开始没反应过来,等接到手里看清上面的商标后立马醍醐灌顶,一脸惊诧:“我的项链?”
“嗯。”
“……你CCPD的?”
“对。”
“……”Hal拿手里把玩了两下,“发票呢?”
“耶?”Barry一惊,莫名冷汗就下来了,“物、物证科没有啊……”
“开个玩笑开个玩笑,在我这儿呢。”棕发男子哈哈笑着揽过他肩膀,“进来坐坐吧,这么早估计你也没别的事。”
“我其实……”没留神被带进了屋的Barry看着只穿着一条短裤的男人大剌剌地在自己跟前晃来晃去,干瞪眼。
Hal跪在冰箱前翻来找去:“不说要等一个星期吗?”
“理论上是这样……”Barry犹豫着,“但有熟人的话其实很容易就能……”
“熟人?”Hal举着啤酒怔住了,“所以是你专门帮我取的?”
“嗯。”
Hal沉默了。
Barry疑惑地看他一语不发地递来一罐饮料,讪讪地接过:“谢谢……”
Hal点点头,抠开自己那份,若有所思地审视着他,半晌。
“打电话不就好了?”
“……啊?”
“你知道我地址不奇怪,信息都登记在物证科了。你打个电话我自己去取,不就好了?”
Barry不安地摩挲着铝制的罐身:“打了……你关机……”
“噢,”飞行员含混地支吾两声,“估计那时候还在天上。”
Barry点点头。
“……累不累?”
“啊?”
“连夜赶飞机,很累的。”
“呃……”想到对方估计才刚睡着没几小时,Barry不知所措起来,“我、抱……”
“睡会儿吧。”
“……啊?”
“我凌晨才到家,没机会找姑娘留宿,卧室没人,放心吧。”Hal二话不说收了他的酒,搡着他肩膀往房间推。
Barry挣扎:“东、东西都送到了,我可以走了……”
“回中城的飞机下午才有。这么长时间,你还有别的地方要去?”
“呃……”一起床直接就跑到人家门口根本没多想的Barry反应过来后表情略扭曲,“我那什么、我……”
“别客气。”Hal一脸“哪儿来的这么实诚的傻孩子打飞的过来送快递”,“睡衣在柜子里,你直接脱了外套也行。安心睡。”
“……”我安得了心吗!?
“你要是不嫌弃被单一个星期没换了的话——其实我这个星期出去玩了。”
“……”这是重点吗!?
“我出门一趟,礼物都到了就勉为其难按时给人家送去好了。”
“……”你就这么让一个素昧平生的陌生人睡你房间真的没关系吗!?
“怎么了?”
“我……”Barry脑子一片空白,“我得……回去上班……”
然后他在Hal怀疑的眼神中败下阵来。
“我中午回来,带你去吃东西。”Hal潇洒地挥挥手,“你要是提前醒了的话可以从自来水管接水喝。”
“好……”
好个屁啊!
Barry抱着被子坐在床边,呆滞地独自面对空荡荡的房间,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
……人家是在关心他吧?
怎么莫名感觉被调戏了呢?


tbc

【红绿】【ABO】祖母悖论 四更

萨曼:

四更


“你把他接过去了?”
“他去找他了,Olie,他又去找他了。”Barry痛苦地支着额头,“我都不知道为什么,究竟发生了什么让未来的我对Hal那么执着。天呐你不知道那太恐怖了,我赶到的时候他就在那里,他抱着Hal而Hal一动不动他的手……”
他的手轻薄着Hal而Hal呆站着就像一个木偶。
Oliver握住他的肩膀,Barry咽下一声哽咽:“我不能把他丢在那随时任他摆布,我有可能赶不到地方,但我得保护他,Olie。天呐这太讽刺了我第一次觉得自己信息素的味道那么恶心我还得从我自己的手里保护他……”
“是啊。就跟联盟最强的女人每个月也有那么几天一样讽刺。”Oliver理解地跟他碰了碰杯,“别紧张。嗨兄弟,别自责,你已经尽可能地快了。”
“但那还是发生了,不是吗?这不是快的问题,有时候事情就那么发生了而我不在他身边,Olie我没有在他身边……”
Barry依旧在发着抖。他想起Hal身上的温度,冷得不像活人的温度,毫无生机的温度。有那么几分钟链接另一端一片死寂,让他以为自己失去他了,永远地失去了Hal。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他抛弃了Hal,他把Hal置于脑后,让他直接暴露在危险中而他每次都迟到。他总是迟到。
Oliver认真地看着他:“Hal呢?”
“在我卧室,伤口处理好了……”
“伤口?”弓箭手胳膊上的肌肉愤怒地鼓胀起来,“他动手了?”
“没有,踩到碎玻璃了,挺蠢的但没什么大碍。他洗过澡,睡着了,戒指戴上了。”Barry心烦意乱地捋过额前的碎发。他很焦虑,不在Hal身边现在让他非常焦虑,可他需要找个人谈谈。他快炸了。
Oliver安抚地拍了拍他的后背:“你瞧,没什么好担心的不是吗?他在那呢,Barry,你转个身就能碰到他。”
Barry牵强地勾勾唇:“谢谢你,Olie。”
“别谢我。想想看以后要是再遇到那个未来的你,我得第一个揍他一顿呢。现在对你好点,省得以后说对不起了。”
Barry“噗”地笑了:“想都别想。第一个是我。”


Hal惊醒的时候一时没反应过来自己在哪,屋子里漆黑一片,他下意识攥紧手上的戒指,肌肉蓄势待发地拱起。
“Morning Sunshine.”
熟悉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接着房间就亮了起来,Hal茫然地看着倚在门框上端着水杯浅笑的闪电侠,迟钝地做出反应:“呃,Morni……”
“我的错,现在已经是晚上了。”Barry走过去把杯子放在床头,“还好吗?”
Hal甩甩脑袋:“马马虎虎……我睡了多久?”
“两三个小时吧。不是很久。”
Barry没多此一举地问他睡得怎么样。他一直在做噩梦,不断不断地惊醒,在现实和梦魇中沉浮,再糊里糊涂地睡去,没一刻钟又挣扎着苏醒,如此往复,直到现在。
他不可能睡得好。短时间里。Barry也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在情况实在恶化的时候通过链接安抚他,为他换来几分钟的平静。
Hal撑着脑袋抱怨:“我感觉自己被一群牛踩踏了……再被Oliver灌上一整瓶Vodka……每次都这样,他以为我是你吗?”
“是你自己要喝的,没人拉的住。”Barry翻个白眼,言语间满满“自作自受”的鄙视。Hal委屈地扁扁嘴。
Barry帮他试了耳温。有些低烧。他沉默地递给他开水和药片,Hal笑嘻嘻地接了:“怎么,现在开启‘多喝热水’模式了吗男朋友先生?”
“Hal……”
“玩笑玩笑,你知道,有名的直男段子,女朋友生病的时候永远都只会说‘多喝热水’的宅男。”Hal立刻小小地举着双手以示无辜,“别介意,Barry。”
喉咙里的滞涩感令Barry无所适从,他也只是闷闷地回了句“我没介意”,低着头坐在Hal床边半晌无言后,强打起精神提议道:
“去吃中餐吧?”


吃中餐真的是特别、特别糟糕的主意。
并不是说餐厅本身有什么问题,除了上菜速度令人发指,但地段好价钱也合适,而且Hal爱死那里的鱼香肉丝了。所以Barry觉得自己可以忍受对他来说像一天那么漫长的候单阶段。
事情走向在Hal发出那条短信之后急转直下。
消息是给Carol的,发出去的时候Hal抢走了最后一块鸡丁。Barry不知道具体内容,但也大概猜出来他想做什么。果然不到一分钟那边就打过来了,而且尚处于状况外的女孩非常、非常恼怒。
“不,Carol是我的问题,跟你没有关系,我……不我不觉得。我们已经……Carol?Carol?Damn……”
Barry叼着筷子睁大眼睛,有点不知所措。
Hal摊手把手机放桌子上:“没什么,只是……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了,所以呃……Carol反应有点大。”
Barry喃喃着“没关系”。
Hal坐立不安地干等了一会儿,干笑着嘟囔着“不是还有道菜吗是不是没记单子上我去看看”,逃一般地离开了桌子。
Barry盯着他手机看了会儿,低头点开自己的通讯录,翻翻翻,接通了Carol:“嘿……”
『滚噢,Barry……』女孩哑着嗓子回答,『抱歉我刚跟Hal分手,情绪不太好……』
“没什么……”
『既然你打来了那正好,你能告诉那家伙一声吗?他还有东西在我这儿,不来拿我就全扔了。』
“……呃,我有空去拿好了,Hal最近不太方便。”
『……也对。那就麻烦你了。』
“不麻烦……”Barry还没说完,那边就毫不留情地扣了。果断得让Barry冒着冷汗错觉她已经什么都知道了。
Hal混然不觉地坐回来,后面跟了一个服务员打扮的小女生。女生小心地说的确是没点上,问Barry急不急,不急就再等等。Barry自然没意见,而餐厅在认错之后效率奇高,倒没让他们等多久。
服务员带着抱歉的微笑送上最后一道菜,外加两份糕点和一盘幸运饼干,说是老板的赔礼。
Hal没有胃口吃得不多,糕点和剩菜全推给了Barry,但对幸运饼干兴致勃勃,怂恿着Barry打开一个看看。
也许是那时候Hal的笑容感染了他,也许他自己也好奇,总之鬼使神差的,Barry真的拿了一个,打开给Hal看。
Hal展开,疑惑:“『祖母悖论』?什么意思?”
Barry被噎了一下。
没转过弯的Hal抱怨着现在连饼干都不说人话了,手指在盘子里点点点,最后挑出了自己的,掰碎外面的硬壳展开字条,脸色倏然惨白。
Barry疑惑地看着他“豁”站了起来,丢下一句“回去吧”就往外走,闪电侠一把抓住被他带飞的字条,凑到眼前一个字一个字看过去——
「这一切只是开始」。


Barry留下两张纸币追了出去。Hal并没走远,只是手束在口袋里等在十字路口,脊背微微驼着,看上去瘦弱而失意。
Barry没来由感到一阵愤慨。
Hal不应该瘦弱,他是Ferris的王牌,2814扇区的守林人,绿灯的佩戴者,他不弱,他不迷茫,他是最坚强的那个。
但是现在Barry从后面看着他,突然意识到他的角色,从基因中演化出的定位。他是Omega。而他遭遇了对于这个身份的人来说非常恐怖的事。
他被允许失落,可陪在他身边的人,Barry迟疑着,他到现在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好的人选,只是Hal作为他的责任、他的罪孽,他必须有所表示。
只是他放不下Hal。
他赶上去,站到他身边,试探地伸手碰了下他肘尖,Hal歪头看了他一眼,Barry忍了忍,只搭上了他肩头,笑:“放过餐后甜点可不是你的风格。”
Omega的身体在他的温度里慢慢放松:“才吃了两碗饭也不是你的风格。”
“嘿我也不总是很饿的!”
“噢是吼,当年害我被拉进海滨城快餐店黑名单的是谁?”
“……我都说请你吃一个月的饭了。”
“第二天我就去出差了。”
“Hal~”
“这个月房租不给了。”
“水电费你得交吧!”
“你忍心让一个刚跟上司闹掰的人交水电费吗?”Hal开始装可怜。Barry Allen损血一千点:“菜谱我定。”
“行~”


回家后Hal去洗澡Barry找Oliver帮忙,大致解释一下Carol那边的情况。虽然Barry自己去更有效率,但他现在一点也不想离Hal太远。
Oliver随便抱怨了两句,Barry心不在焉地损着他,说定把Hal的东西先放星城反正他在乎的一个夹克一个戒指都在身上,Oliver一边招呼Dinah一边切断了通话。


第二天早上Barry对着天花板发呆,突然听见隔壁传来摔倒的声音,吓得闪电侠直接踹门进去,只见Hal捂着额头狼狈地撑着床头柜。他冲上前扶住他的肩,声音带上恐慌:“Hal,怎么……”
Barry知道他的搭档怎么了。
掌心里的皮肤透着不健康的温度。
Hal发高烧了。


tbc

【DC】【全员】【ABO】你的世界观被刷新了没 一更

萨曼:

刚才被和谐了_(:з」∠)_


这是一个相当无厘头的脑洞


我也不知道自己想干嘛,心塞(′-ωก`)


暂定CP红绿和Dickjay


撩完就跑,更期不定


以及征求除了红绿之外所有人信息素的味道_(:з」∠)_


设定Beta就是脖子上多了个腺体,没有味道也不会冲动


Alpha会攻击所有人【有病】


以下正文:


作为监管地球甚至半个宇宙的超级英雄,正义联盟每天不仅要做好准备随时流圌血牺牲,还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去面对一些闲得蛋疼的反派角色。


比如今天的这个。


一开始他们谁也没察觉这人带来了什么麻烦,除了“未免太好捉了一点”甚至没有别的疑虑。


闪电侠在心里盘算钱包和快餐的正比以及上限问题,神奇女侠默默筛选新开的甜品店新出的冰淇淋,超人揪心着自己翘掉的采访能不能拿Bruce Wayne充数,就连火星猎人都在走神,一本正经地欣赏着队友们精彩的脑内剧场。


最后蝙蝠开了个会,这群或饿或累或无聊的英雄就各回各家了。


这次也是很容易翻篇的一个案圌件。


——可惜他们错了。


Dick有些不太好,他一晚上阻止了四起强圌奸未遂案,现在感觉有人正拿小锤在他脑子里猛砸太阳穴。本能告诉他要出事。夜翼心里拼命祈祷同圌居人不要心血来圌潮去翻看沙发底下,他还没把陶瓷花盆的尸体清理干净。


然后他接到了Jason的电话。


Tim在解决了三个视频会议之后偷闲接受了Conner的视频邀请。虽然他不想也的确不知道氪星人撸管到要射了的时候突然弹开一块骨头是不是阳痿的前兆。


问你爹去,乖。我要去安慰以为撞破了总裁的性圌爱电话现在怀疑自己命不久矣的小秘书了。


Bruce黑着一张脸,一如既往死气沉沉。今天的哥谭格外混乱,全家出动才勉强控制住局面,最不可忍受的是,干活干到一半仨儿子都没影了,只剩孤零零的罗宾揍完人后一脸懵逼地看着自己的爹。


Oliver Queen在扫荡整个星城之后享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美妙性圌爱——当然不是说以前的不好——眼下正跟老婆搂搂抱抱窝在沙发上腻歪,迷迷糊糊交换亲吻。


结果被一阵催魂似的夺命连环Call搅了兴致。


Barry异常惶恐。今天中城也不太平,医院人满为患,恶棍意外猖狂,局里连出五次警制止群殴。等好容易两头忙得差不多残局丢给孩子们打理,他回了家洗了澡准备好好休息休息,招呼Hal沐浴时发觉自己特别想上自己的同圌居人。


Diana揍翻了了十几个前来搭讪的男女之后回公寓洗尘解乏,对着自己依旧健美的身体沉默良久,打开了联盟通讯:


“都来开会。”


绿灯很懵逼。沙赞很懵逼。海王很懵逼。火星猎人缄口不语。钢骨很严肃。超人很严肃。其他人……


Well,心情复杂。


“相信各位昨晚都很忙碌。”首先开口的是蝙蝠侠,“而昨天一天全国强圌奸案的发生率提高了50个百分点。”


英雄们严肃地对望一眼。


“不限性别。”


英雄们尴尬地对望一眼。


闪电侠没敢抬头。


超人接过发言权:“Conner反映了一个情况,于是我顺便探查了一下,结果证实所有具有‘性’攻击行为的嫌犯,生圌殖器部位多出了一块骨头。”


议论纷纷。


“而在所有人的后颈上,都长出了一小块类似腺体的肉块,正在缓慢成熟,速度因人而异。”Clark补充,“所有我检查过的个体都出现了。”


“这意味着什么?”Arthur不明所以。


“犯罪率于世界范围内飙升,但仔细分析后不难发现是以纽约为辐射点。我认为这和昨天的犯人有关,就去审问了她一下。”Bruce双手交叠于下颌下,“她给予了肯定答复。”


“所以呢?她做了什么?”


“她的能力很抽象,类似魔法但又像念动力,Constantine的说法是类似天使恶魔,从心所欲。这场意外之后她说自己已经没有剩余的力量进行逆转。Zatanna也表示束手无策。”


“所以她究竟做了什么?”


“她将地球改造成自己理想的世界观,有着严格的等级制度以及为性圌爱服务的无上宗旨。”


“So?”


“ABO。”蝙蝠侠简单解释一通,继续分析现状,“但是她的能力有限,而且私设过多,她无法保证那一瞬间窜过脑子的主要是哪些设定。世人并没有自动获取相关知识,也缺乏应对手段。我已经安排紧急公关团队,各处设定上的细节也会随着时间推移渐渐完善,但短期内局面会非常混乱。”


众人还沉浸在新世界观的冲击中。


“所以,”Barry艰难地将二十多年的性别理念打碎重组,“这世界90%还是正常人,而其余10%会变成性圌爱机器?”


“算不上,只是身体构造会为性圌爱做出更符合野性的调整。”Bruce冷静地纠正,“10%的人群中,绝大多数会拥有超越正常尺寸的阴圌茎,并且在特殊时刻会弹出类似犬类蝴蝶栓的骨头。至于剩下那一小部分的身体结构……”


“住口我们自己会看。”


“后颈腺体的作用是散发信息素。这项功能正在各个机体上逐步体现,预计不出一个星期就能发育完全。当然,那90%的人群是没有味道的。”Clark还在研究蝙蝠侠给的报告,“但是所有人都可以对信息素进行感知。”


“怎么感知?气味?”


“嗅觉占绝大部分。”


“如果有烟草味的怎么办?”J'ohn很认真地担忧,“禁烟令还有效吗?”


“卷烟就算了,要是榴莲之类的怎么办?我倒不怕吃掉那些玩意,但对着闻一整天谁受得了?”


“必要时我会要求某人把个别人手动隔离的。”


某人配合地亮了亮戒指。Barry满脸生无可恋:“抑制剂,求抑制剂。”


Bruce不为所动地继续:“为了避免出现意外,在场各位都必须接受体检,并且注册在案。钢骨正在建立完善的统计系统,尽最大努力阻断Alpha攻击Omega的可能性……”


“好极了,”Hal俩眼失神地呢喃,“我们现在已经开始使用另一个世界观的术语了……”


“为了排查方便,昨晚特别有攻击冲动的人先举个手。”


Oliver Bruce Barry,以及不出意外的,Diana。


Hal难以置信:“Barry!?”


闪电侠脸通红。


“你攻击了谁!?”


“我没有!”Barry跳着脚辩解,“我在能做出任何事之前就把你……”


“所以你大半夜的把全圌裸的我踹了出去!?”


“你裹着浴巾呢!”


“你宁愿把好朋友赶出家门都不愿意坦白自己的身体出了问题?”灯侠异常气愤,“什么鬼!?”


“比起谴责闪电侠的隐瞒,你自己的情况更值得在意吧。”


“……几个意思?”


“显而易见,”Bruce干巴巴地说,“Clark?”


“唔嗯?”


“更正灯侠检查方向。”


“好。”


“凭什么!?”


“闪电侠有想攻击别人的冲动吗,除了灯侠?”


Barry想了想,犹豫地摇摇头。


“Clark?”


“了解√”


“我不了解!!!”


“有个问题,”沙赞犹豫地举起手,“整个世界观更迭中变化最大的一个是男性Omega,另一个……呃,那个,我就是在想女性Alpha,真的会有……”


所有人眼神下移些许,又立刻装不在意地抬头正视前方。


身处暴风中心的Diana泰然自若甚至还有些想笑:“是的。”


!!!∑(°Д°ノ)ノ


男士们表情僵硬到龟裂。沙赞也吓傻了,结结巴巴了半天才问出下一个问题:“所以那是……什么样的……感觉?”


“啪啪啪”。鼓掌。英勇无畏一往直前。绿灯军团后继有人。


“多了一块肉,其他并没有什么不同。大部分设定中女性Alpha都处于被忽略的地位,所以并没有很特别。相较而言,我也更好奇另一件事,”Diana谑笑着朝Hal挑了挑眉,“男性Omega身上会发生什么改变?”


“嘿!”Hal愤愤不平,“我这次没有招惹你!”


“可我真的想知道。”


“还没有确诊我就是Omega!”


“那你慌什么啊?”


“夜翼已经证实,男性分化成的Omega会多出阴圌道以及类似子圌宫的生圌殖囊。”蝙蝠侠成功按住了拔腿想跑的绿灯,“Clark,找到那个东西就行了。”


“好的。”


“一点也不好!”Hal又羞又怒,“我不会让你看我屁圌股的!”


“用不着,透圌视一下就行。Clark,别把膀圌胱和子圌宫弄混了。”


“不会的。”


“我说住手!!!”


“可是,”Arthur迟疑道,“夜翼是如何证实的?”


一片迷之沉默中蝙蝠侠气场更阴沉了。


“家族机密。”


“情况就是这样。”Tim佯装镇定,“鉴于我们中大部分还未成年,可能不到所谓‘分化’的年纪,所以理论上说发生意外的概率会比正义联盟那边小很多,已经与孔克南那边取得联系,维持秩序的重任最近主要由我们承担。但还是以防万一,毕竟大部分Omega在第一晚并没表现出太多异常,所有人都得接受体检。顺便,昨晚觉得自己身体有些异样的,举个手我看看——超级小子你给我放下。”


Conner悻悻地摆平胳膊。


Tim扫视一圈:


“……只有超级小子感觉不对?”


Wally一脸懵:“特别饿算吗?”


“……”


“Bart有类似的感觉吗?”


“啊?我总是很饿啊?”


“……”


“……我会在事后咨询一下闪电侠……”


“这事叔叔也是第一次吧!”


“正联的排查速度比我们强多了。”


“我还是不懂,怎么区别Alpha的攻击性和Omega分化,普通人也会有那种揍人或者……”Artemis斟酌了一下,“欲求不满的冲动?”


海少生无可恋状:“还是可以区别的吧,毕竟你吃没吃春圌药跟平常的生理冲动,感觉差太多了。”作为海洋物种对于发圌情期还是比较有经验的。


虽然现在还没有证据证实亚特兰蒂斯的人也受到了影响。


“可是我们该怎么检查?我是说,现在可不止‘男女有别’了,现在全世界有六种性别,还不算外星人,分房间都不好分。而且医院也没有专门的设备……”


“现有技术分析一下解剖断层还是可以的,再说我们有外援。蝙蝠侠已经安排了,超人马上就到。只是得安排一下顺序。谁第一个?”


“……”再次迷之沉默。


“女士优先。”


“绅士风度!”


“所以女士优先!”


“面对困难不该责无旁贷吗!?”


“早死早超生!”


“夜翼呢?”M'gann不服,“他不才是领头的那个?”


“……夜翼已经确定分化了……”


“What!?”


“是什么!?”


Tim瞪着八卦的众人,咬牙切齿:“家族机密。”


说着手指藏于桌下,把蠢哥哥刚发来的信息非人道销毁——


「我我我我没戴套怎么办小翅膀会怀圌孕吗TAT」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