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鳞鱼

爱啃漫威cp、日漫cp,一直假装纯洁
偶尔也会清新一下

【相欧】少女心爆棚的产物

矫枉过正的降落伞:


打开房门的时候欧尔迈特愣住了。
挽着半丸子头的相泽消太在厨房忙碌,饭菜的香味蒸腾,尤其是他还穿了粉色的小熊围裙,在晕黄的灯光下特别有贤妻良母的风范。
这种来自家庭的温情确实能够抚慰到很多人,于是欧尔迈特放下公文袋去厨房里帮(捣)忙(乱)了。
相泽消太在不间断的翻炒中感觉到身上一沉,有人黏糊糊地贴过来,还大胆地把下巴放到了他肩上。
他凭经验摸了摸欧尔迈特的侧脸,依然消瘦,但好歹比之前圆润了一些。


“去客厅等我做好饭。”他笑。
正直如欧尔迈特立刻如意料中那样拒绝掉了:“这怎么可以,相泽君还在忙,我在一边等着,悠闲得过头了。”
“那,亲我一下。”
游来游去的鱼丝毫不知道自己咬的是带钩子的甜蜜诱饵。
他只是犹豫了一小下,就亲在了相泽的侧脸上。
相泽转过脸,手指抵着他的下巴,要了个真正的吻。
“去客厅等我?”他问。


他的爱人喜欢害羞这一点大概这辈子都改不掉了。
猎人假装自己后退了一步。
容易受惊又警觉的猎物没有坚持很久,只是犹豫了一下就迅速逃开了。
真是的,明明是他先凑过来的,一到动真格的时候就跑了。
相泽消太顺手把菜装盘。
今天的菜肴会很丰富的,毕竟是纪念日。
欧尔迈特显然忘记了这个日子,相泽消太等着他自己记起来的时候。
这不用很久,等到他托着托盘走向客厅的时候就看到欧尔迈特窘迫起来,双手合十一副愧疚的可爱模样:“对不起,消太,我忘记了今天是纪念日。”
“没关系。”相泽说,他忍着没有当场笑出来:“只要你愿意做一件事我就能原谅你。”
欸?!
“不要!”欧尔迈特想都不想,脱口而出。
“不要的话我会很生气,然后不想理你。”相泽站在他面前,欧尔迈特仿佛看到他背后有黑气缭绕升起不断扩大:“然后我们就会吵架,到最后离婚,然后我们相互折磨伤心而死……”
这明明是他们昨天一起看的鬼电影里的剧情。
欧尔迈特想吐槽又不敢吐槽。
毕竟消太要是真生气了后果还是很可怕的,他愁着脸想。


“好吃吗?”
一筷胡萝卜炖肉。
欧尔迈特乖乖点头:“好吃。”
然后食不知味地咀嚼。
他是不是背着我看了什么奇怪的电影?他想。
还以为会被扒光,但是相泽还给他留了件衬衫。
欧尔迈特别扭地拢着腿,坐在相泽身旁被喂食。
他咬着相泽递过来的一块肉,无意识地往后退让。
“不想吃吗?”相泽停下来问。
“嗯。”怎么可能吃得下去啊。
“是哪里不舒服?”问着问着还煞有介事地按了按他的胸膛:“是心脏不舒服吗?”
“不是……”欧尔迈特隐约知道相泽想要干什么了,他不安地动了动。
相泽的手迅速找到了下一个可以进攻的地方。
“那是这里?”
“不,我没有不舒服……嗯……”
“还说没有,这里都明显异常了,不需要看一下吗?”
要害被人握住,欧尔迈特脸色很快发生了变化。
“没有。”他坚持否认,忽然倒抽一口冷气,声音全断在了嗓子里。
他猛的合拢了双腿。
探进去的,相泽的手掌,有一半明显陷进去了。
“是吗?”这个恶劣的男人说着,慢吞吞地把手抽了出来:“我还以为你生病了。”
“呜——”绝对是故意的,明明知道omega很难拒绝掉alpha的求欢,还这么整他。
游戏进行不下去了。
相泽消太看着抓着他的手认输的欧尔迈特,掀开了围裙。
围裙下是西装裤,裤链拉开是贴身衣物,但是今天相泽回家后把内衣脱掉了。
在这里等着他吗?
欧尔迈特一边为都湿透了还得不到满足的自己不平,一边鼓着脸把相泽的含住。
为什么要玩这种啊?平平常常地上床不可以吗?
他埋在相泽腿间,想起来以前相泽也为自己口过,当时他被刺激得轻易就到了顶峰,整个人都懵了,差点直接把相泽踹下床,以至于后来相泽揉着肩膀呲牙问他是不是和他肩膀过不去,然后扳着他的腿做得他差点抽筋,到现在还要被迫每天喝牛奶……这种黑历史……
头皮一紧,头发都落到相泽指间,仰脸看到相泽欲求不满的表情:“专心一点。”
欧尔迈特被美色所惑,一走神,相泽消太又疼又爽:“没让你咬。”
欧尔迈特趴在他膝盖上,鬼使神差一样说出了这一天里他最后悔的一句话:“怕疼的话,不是有比较软的地方吗?”
然后就看到相泽消太的表情从欲求不满上升了一个等级。


被压到床上的时候相泽就蛮横地闯进去了,剩下的只是节奏上疾风骤雨和轻风细雨的差别。
现在是台风过境,特大暴雨。
真是了不起的体力值,要不是害怕被邻居投诉,欧尔迈特抱着相泽消太的腰要叫出浪来了。
不过没好到哪里去,他咬着自己的手,下腹在拼命收绞,仿佛烟花乍放,眼前一片白茫茫。
他的手被从嘴里拿开,相泽消太抱着他调整到另一个姿势,把肩膀送到了他嘴里。
进到最深,他扣紧了他的肩,听到爽得吸气的声音。
他的alpha掌控着他的快感开关,同样也被他掌控。
“我们来生个孩子吧?”相泽消太问。
声音很温柔。
一点看不出来折腾人的时候有多可恶。
欧尔迈特松开嘴,这个肩膀上咬痕抓痕泪痕,都是他留下的。
和他颈侧腺体上的咬痕一样。
“好啊。”甬道内部缓慢膨胀成结。
视觉也逐渐恢复。
相泽消太汗湿的脸还是一样性感。
他懒洋洋地靠在他臂弯里,找到了更高一级的形容词。
那个时候是,要做到怀孕的表情。
“先别睡。”相泽消太拍拍他的脸:“今天的牛奶还没喝。”
欧尔迈特当做没听到。


为什么这次就能发出来(搞不懂)
是abo的后续,然而昨天被屏蔽了。
写的时候是想着香港电影那种两个人回家相互撒娇的style一路瞎扯下来的。
……我觉得我要霸屏了……难受……

评论

热度(88)

  1. 无鳞鱼矫枉过正的降落伞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