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鳞鱼

爱啃漫威cp、日漫cp,一直假装纯洁
偶尔也会清新一下

【艾利】《盲光》(战后背景,生子)

苍昀:

盲光


注意,建议不要让它成为您看的第一篇艾利


Chapter01


(不要在意这些酒是否有浓烈的酒味。文章需要,假定巨人原液打给了团长,这样团长就依然拥有右臂,战争胜利后所有人失去巨人之力。虽然我觉得战争赢不了……不要太在意逻辑和矛盾,笨蛋作者水平有限。整篇文章的作者向利威尔兵长和艾伦先生致以至高无上的歉意,嗯。)


午后三时,最让人打盹的时刻。战后的王都笼罩着无精打采的祥和气息。店铺的老板耷拉着眼皮坐在台前,街道上行人稀少。


两辆马车飞快地在道路上驶过,老板听到声音抬个头,又低下头去。马车飞快穿过条条街道,最终在通往地下的楼梯口停了下来。两辆马车上迅速走下八个身影,都带着斗篷,一下车就停也不停地朝地下通道跑过去。


地下通道渐渐隔绝了光线,八个本来前行很迅速的身影渐渐乱作一团,跌跌撞撞地向前走去。


“谁出的主意把暗道建在地下啊,我啥都看不见。”


“跟着兵长就行了。”


“都打扮成这样我知道哪个是兵长啊!”


“这个简单,你盯着最矮的就行了呦~”


“闭嘴,臭四眼。”


“艾伦,你踩到我的脚了。”


“啊啊抱歉三笠。”


“安静点,吵死了。”


经过一段磕磕绊绊的行走,一行人来到了目的地。其中一个人抬手敲了敲头顶上的木板。


木板上面传来了低沉的问话声。


“什么让你以为调查兵团的时间静止。”


“利威尔的身高……嘶。”


那木板上的声音纠结了一下。


“什么能证明调查兵团的时光流逝。”


回话的人明显流畅了一些。


“你的发迹线和艾伦的身高。”


木板被移开,阳光一下子射进了地下通道,在黑暗中站久了的几个人立刻争先恐后地爬了上来。埃尔温最后把木板盖上。上来的八个人在一块叽叽喳喳,韩吉揉着被打的背,穿的像个乞丐。利威尔穿了西装,面色平静地靠墙站立。


“辛苦你们了,下午跑过来。”埃尔温说着,把柜台上开着的本子合上。


“这得感谢利威尔,没把他拽过来我们肯定找不着地儿。虽然暗号有点坑。”韩吉无比流畅地接话,一边打量这酒吧。


战后埃尔温团长退位让贤,自己又早于贵族世家断绝了关系,索性就开了一间酒吧。今天一切准备就绪,就等着明天开张。


虽然被家族认为离经叛道,但改不了他骨子里是有文化的人。整个酒吧充满了英伦风格,看上去就有奢华情调。


“傻站着干什么呀,”韩吉环顾了一下姿态各异的士兵们,忽然想起来此行的目的,适时问道,“埃尔温,房间在哪?”


埃尔温指了指楼上。


一行人又飞快地奔上楼,利威尔看着咋咋呼呼的一群年轻人还有没大没小的韩吉,皱了皱眉,却没有说话,默默地跟了上去,余光撇到埃尔温擦吧台的动作,虽然充满了违和感,却也让他的心情好转了一些。


他来到楼上,其他人早就打开了包间的门。


这件包间依旧装横别致,最重要的是,这件包间干净的过分,桌子和地板都被擦到了锃亮的程度。打量屋子的利威尔发现大家的目光都凝在了自己身上。他走进屋子,在剩下的位子上坐下,“还不赖。”


像是得到了什么许可,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


士兵们穿着便服,坐在包间里,有的翘着腿,有的把手搭在椅子背上,卸下了在战场上时刻紧绷着的严谨,年轻人们正在逐渐捡拾起他们青春正好的年纪本该有的活力 。


战胜归来的那天,  全城的百姓夹到欢迎,这些重要的功臣们的脸被老百姓刻在了脑子里。战争结束以后,调查兵团的士兵们也增加了休息时间,普通士兵们把兵服一脱就可以尽情放松,他们这些功臣走在大街上必定会迎来 一众围观,无异于自找麻烦。


还好埃尔温到底对得起他那当团长的脑子,给酒吧建了一条地下通道,特地在开张前让战后幸存的战友们聚一聚。


酒吧的大家吵吵嚷嚷,几乎是刻意的营造出热闹的气氛。战争结束了,他们还活着——这个事实太过美好,带着让人无法相信的缥缈感。在巨人的威胁下燃烧的热血,踏过一具具尸体却无法留下的泪水,追逐的目标已然实现的虚无,这些感情都需要发泄。就当着间酒吧是一个闸,倾泻一下这滔天的洪水。


“喝些什么。”走上楼来的埃尔温立在门边,阳光倾洒在他那饱经风霜的脸上,昔日里冷酷坚毅的双眼如今盈满了温和。


“酒啊!这还用问!”


“威士忌!伏特加!捡烈的上!”


“嘿嘿珍惜机会哦,埃尔温亲自当服务生哎~”


埃尔温握笔的姿势很漂亮,他用漂亮的花体英文记下了酒的名字,然后把夹子和笔握在一起,用空出的左手敲了敲门框,“利威尔。”


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利威尔身上,他本想说和其他人一样,一瞥却看见了韩吉反光的镜片,从那张罕见的不苟言笑的脸上,可以想到镜片后双眼里的严肃犀利。“啊,”他听到自己妥协般地用低哑的声音说到,“果酒吧。”


“哎哎兵长怎么这样,太扫兴啦。”


“我还以为会挑一个更带劲儿的酒呢。”


利威尔听着小鬼们的吵嚷,又好像没有听到,这些声音穿耳而过,他只记得他双眼看到的东西——他看到埃尔温几乎是用松了一口气似的愉悦心情在本上写字,看到韩吉板起的脸在他的回答响起的时候瞬间融化,带着夸张的笑意转向小鬼们。


利威尔靠在椅子上,抱起双臂,突然觉得心累,答话说出口后,徐徐而来的烦躁感一点点充盈了整个胸腔,酸胀地让人难受。他盯着和小鬼们宣扬要出版巨人科普读物的韩吉,看着满脸无奈却又不好发作的小鬼们,觉得自己仿佛看到了 两个不同世界交界的灰色地带,那片灰色放大,将他吞噬进去。一道视线粘在他的背上,这道注视将他从放空的世界里解救出来,他不耐烦地回望过去,他想他的眼神一定不怎么友好,艾伦那小鬼几乎是吓了一跳地转过头,祖母绿的眼睛里带着还没有来得及收回的神色——迷惑和担忧。嘁,真是烦人的小鬼。


利威尔的位置靠窗,阳光照得他有些昏沉,该死的,他想到最近开始嗜睡,就更打不起精神来陪这帮小鬼瞎闹,他一边把线索固定在空杯子上,一边想着埃尔温那混蛋又不是便秘怎么还不回来。


瓶子磕碰在桌面上的声音一下子平息了这片吵闹,好不容易成年却又因为从军而寸酒不沾的小鬼们,把饿狼一样的眼神狠狠地粘在酒瓶上。


盘子随着一声轻响也被放在了桌子上,“肉!”利威尔闻声扫了一眼,下酒菜是酱香牛肉和烤蹄花,抬眼,果然常年不开荤的士兵们拼命地咽口水。


“喂,萨沙,不要现在吃啊!酒还没开!”


埃尔温从利威尔的座椅后面走过去,拉开他身边的座位坐下来,把手中最后剩下的一瓶酒放在利威尔的面前。


说实话,利威尔从没有想到过有一天会感谢埃尔温比他高不少这个事实,埃尔温在他旁边一坐下,立刻就挡住了大部分阳光照射,他不得不承认舒服多了。


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埃尔温已经帮他开了果酒,并酌了一杯。


“啧。”利威尔回过神来拿起酒杯,剩下的八个人也拿起酒杯站了起来。


埃尔温高举手中的杯子,“为了人类的胜利,为了我归来的英雄们,干杯。”


“干杯!”


酒是很神奇的东西,有时比刀剑更加庄重。酒杯相撞的声音在这个下午格外清晰。


利威尔在杯子相碰的瞬间看了看站在对面半个桌子前的艾伦——小子已经长开了,骨骼健硕,身材高挑,已经是一位挺拔的军人,三年前稚气的脸如今也线条锋利了起来 ,五官可以说是英俊的,眉宇间带上几分成熟,组目绿的眼睛带着梦想完成的欣喜,却又因战火的锤炼把情绪沉淀在眼底,少了几分年少时的轻率。


利威尔收回目光,把杯子送到嘴边,浅酌一口。他还是染上了几分埃尔温的的讲究,直接干掉果酒实在是太浪费了。


他们又碰了几回杯,为了献出心脏的烈士们,为了团长的领导,为了调查兵团,为了成为刀下亡魂的可爱的巨人们——这是韩吉强烈建议的。


利威尔斟了一杯果酒,觉得周身不寻常的安静,放下酒瓶抬起头,发现那一群小鬼们又端着酒杯站了起来,不过这次他们全都看着他。


利威尔被这一双双眼睛注视地发毛。


“104期新编利威尔班成员提议,为了兵长,干杯!”就连那个也姓阿克曼的丫头也举起了杯子。


身边传来响动,韩吉和埃尔温也站了起来,叫着他的名字提议干杯。


利威尔觉得,他果然不擅长应付这种正式又肉麻的场面,就像他一直以冷静为傲,也没来得及收住脸上的怔忪。


他身边的人总是喜欢给他乱加光环,他实在不认为他这个粗暴的刽子手有什么值得那帮小鬼感谢的。


利威尔面无表情地站起来,举起杯子,偏了偏头,“啊,为了你们大家,干杯。”


再一次坐回椅子上,利威尔想着这帮人总该消停一会了,就听到一声“兵长!”


利威尔觉得太阳穴突突直跳,看过去,就见艾伦.耶格尔士兵仍然站在椅子前,紧张地举着杯子,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他,带着三分醉意和七分清醒,脸上的神色姑且可以称之为坚毅。


利威尔看了他两眼,隐隐约约觉得知道这小子要说什么——这让他更加头疼。


“兵长您,作为我的监护人,虽然表面上又冷漠又暴力,”艾伦笑了笑,用另一只手摸摸脑袋——完全清醒的时候他可不敢说出这句话,“但是兵长也教会了我战斗,保障了我的安全,您,您是我十分尊敬的长官,我要敬兵长一杯。”


艾伦一直知道自己的监护人相当别扭,果然,他在向长官发射言语上的催泪弹的时候,对方偏过头,一点视线也没有留给他。


利威尔确实是受不了那小子用那么郑重的眼神看着他,所以他本能地错开视线,这就让他发现了在艾伦发言时的其他事情。


比如埃尔温深沉地眼神,比如韩吉在听到艾伦发言时纠结地神色,比如——利威尔皱眉——在艾伦说话时莫名其妙地低下头不去看他们俩的爱尔敏。


这种感觉非常糟糕,就像突然被人扯破了假象,告诉他他处在一种令人无法置信的荒诞中。


他没有给反应,这让端端正正举着杯子的艾伦很是尴尬,104期的学生们也不知道该不该说话,阿克曼姑娘明显投来了不友好地神色。


利威尔回过视线,看了看正处境尴尬的艾伦,艾伦那张脸虽然带着几分英气,似乎也只在战场上奏效,这时后看过去怎么看都像是愣头青似的小孩。


只是个,不懂事的小孩。


利威尔伸出手握住杯子,看到了埃尔温老妈子一样的目光——似乎要反复确认他拿的确实是果酒,这道眼神让他好不容易消下去的烦躁又回来了。


利威尔拿起杯子也站了起来,板着一张脸看向对面的青年,最后也只说出了一句“我知道了。”


艾伦听到长官声音的那一刻就如获大赦似的笑了起来,收回已经举得僵硬地手臂,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


利威尔想着,自己在言语上也没能给这小鬼什么像样子的回答——他的语言表达能力快赶上艾伦的智商了 ——于是也就暂且放下了讲究与浪费的问题,把杯子里的果酒也一饮而尽。


艾伦傻笑着看着他,在利威尔坐下后也坐下了。


利威尔确认对方实打实地坐稳了以后就把自己整个人都陷进了座椅里,他确定这帮小鬼再怎么闹也终于放过他了。大半个桌子的人都在闹,他又不喜欢热闹,就用手肘支着扶手,拖着脑袋,视线正好瞟到了从埃尔温到小鬼们面前各式各样的烈酒,视线转回到他自己面前孤零零地一瓶果酒,“操。”他骂的很小声,不过埃尔温还是看了他一眼。


利威尔十分讨厌作息变得不正常的自己,大半个桌子的人依旧热闹,他却又开始觉得昏沉,却又这是这昏沉感让他更烦躁。埃尔温看了看身边面色阴沉的战友,十分心虚地不知道怎么处理眼前的情况,想了想他还是低下头去小声询问,“你又困了?”


他发誓至少表面上这句话只是一句友好的询问,但是他的士兵长出了名的神经敏感,利威尔在听到这个问句的瞬间脸就黑了,埃尔温的哪壶不开提哪壶让他懊恼,看也不看伸手就朝埃尔温的脸打过去,对方快速避开后努力装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小鬼们正在互相灌酒,没有注意到长官们微妙的气氛——也许除了精神恍惚的爱尔敏,韩吉向埃尔温他们那看了一眼,不过这次她的表情并不严肃,甚至带着晦暗不明的笑意。


埃尔温在自己那除了服从命令之外浑身是刺的昔日手下那里碰了一鼻子灰,也不再轻易招惹对方。


在这帮子人的闹腾中,时间已经到了晚上,直接回去明显又是自找麻烦的决定,大家决定直接待到深夜在打道回府。于是桌子上的人们开始回忆从参军以来的各种事情,说道好笑的酒一起笑,说道伤心的事情时,又在短暂的沉默后很快挑起较为轻松的话题。


利威尔一直 沉默地听着,没有说话,回忆起旧利威尔班的成员的时候,大家小心地看着他的脸色,可惜的是他们并不能从朝夕相处的脸上看出什么明显的情绪波动。


“说起来,上次见到酒和肉好像也不是特别久远啊。”


“对啊,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好像是最后一战之前几天,也就过去两个月……怎么感觉好像很多年了呢。”


孩子们一边说着,仍旧没有停下手中的灌酒动作,艾伦作为被调侃多时的人类希望,再加上头脑战光荣地为3,已经被灌了一肚子酒,况且这次聚会的另一个目的,就是为了庆祝已经消除巨人之力的艾伦正式获得生存权利,这就更让艾伦成为了重点灌酒的对象。


看着好好青年已经面色酡红,双眼迷离,爱尔敏有些看不下去了,“我说,还是放过艾伦吧,我看他快喝醉了。”


“哈?”让闻言拍了拍艾伦酡红的脸,“我记得这家伙应该不耍酒疯的吧?”


他这么一说大家都是一愣,觉得自己对艾伦醉酒后的表现好像都没什么印象。除了沉思状的埃尔温,表情再度纠结地韩吉,突然攥紧了杯子的利威尔。


“啊我记起来了,”康尼突然出声,打破了一片尴尬,“上次我们喝酒,好像是兵长把喝醉的艾伦带回去的吧。”他说着看看同伴们,大家如梦初醒般地点了点头,康尼这才转头看向利威尔,“兵长,艾伦酒品怎么样?”


一时间又是一片不自然地安静,韩吉双手交叉垫在下巴下面,埃尔温坐得端正,余光一直瞟着利威尔攥住杯子用力到发白的手。


偏偏这时候艾伦的神智上线了,成年不久的青年一双眼睛盯着自己的长官,眼睛里的神情十分无辜。


利威尔觉得自己脑子里闪过了很多东西,又好像什么都没想,他觉得自己十分冷静,却过了好久才找到自己的声音,“糟糕透了。”一贯清冷,没有任何起伏。


“哎哎原来是这样的吗?”


本着“兵长说过的话就要当成对的”这一调查团默认规则,灌酒队放过了艾伦,艾伦在椅子上晃了两下就直接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


本着今天就是让大家开心这一默认目的,看着满地的酒瓶,混乱的桌子,利威尔也没有说什么 ,让那帮小鬼闹去吧。但是这满屋子的酒味让他十分不舒服,胃里犯上一阵恶心,他皱了皱眉,又平静下来,从座位里站起来,埃尔温急忙拉了一下他,“你干什么去?”


“去洗手。”利威尔把胳膊抽回来,往门口走去,拧动门把手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爱尔敏立刻又低下头去。利威尔走到洗手台前,恶心感还是没有消下去,到还不至于想吐 ,他盯着镜子里自己的脸看了看,觉得这阴沉的脸色回去又扫了大家的兴致,也该让埃尔温那家伙放松一会儿,于是他就在酒吧里转了起来,等着胸口那阵难受的感觉消下去。


走着走着,就开始扯卫生纸擦没有太干净的桌子,等到他几乎走了一遍所有的桌子,楼上的喧闹声也渐渐平息,利威尔走到酒吧窗前看了看,街道上已经没有人了,他又看了看挂钟,过了午夜。他在窗边呆了片刻,就又去洗了个手,觉得舒畅了不少,就走回楼上。


再次推开包间的门,对酒味早有准备,倒也没什么大反应。那一群人东倒西歪地挂在椅子上,桌子上,依然坚守着清醒的,有从各种宴会上杀过来的埃尔温,有酒量吓人的韩吉,有喝酒不上脸的三笠,还有没有被一直灌酒的爱尔敏。


利威尔看了看这一桌子人,这帮小鬼闹了多半天也累了,倒是不用他把人揍一顿再赶回去睡觉,可是要从酒店运回去就有些麻烦。


这一行人来的时候就比较混乱,回去的时候更是惨不忍睹,驾着马车回来的新兵再见到被抗再肩上,夹在腋下 丢到车上的前辈们时,表情十分精彩。韩吉把让丢到马车上,然后又把他往远踢了踢,这才又上了马车,看看还没有走的埃尔温,和家住的比较近不用再乘车的利威尔,“埃尔温你回去收拾酒店吧,利威尔你就别回去了。”


利威尔没回什么话,他确实不想再回去了,那屋子让他脑袋疼,他现在迫切地想洗个澡再换衣服。


艾伦耶格尔士兵的神智在这个时候又上线了,半醒不醒的青年无辜地让人头疼,说什么也不肯上马车,要走回去,他的两个青梅竹马也十分没辙。韩吉琢磨这三个反正住的紧凑,有爱尔敏看着也不至于走丢,就果断让新兵驾着马车扬长而去。


埃尔温看了看剩下的人,觉得也算靠谱,又再三用目光确认阿尔敏和三笠呆在醉酒的艾伦身边——这种眼神让他收到利威尔一记眼刀,也离开了。


利威尔也果断要离开,这个时候他又听到了让他太阳穴直跳的叫喊,“兵长!”


利威尔阴沉着一张脸回头看着神智不清醒的青年士兵,又回过头继续从小巷子里向前走去,还没走几步对面就传来疑似打斗的声音,他回头就见到醉酒的青年几乎一头向他撞了过来,利威尔一闪身躲开,无奈地伸手截住艾伦不让他坠向地面,不难烦地看着艾伦的青梅竹马们迅速跑过来。


他刚想一把把艾伦踢过去,这家伙就一把拽死了他的胳膊把整个人的重量挂在他身上,一米七的重量正面压过来,他差点没站住,这家伙满身的酒气熏得他想骂人,臭小子嘴里还一叠声地叫着兵长,还说着什么“今天就练到这不要再打了”?


他这是梦游了吗?


利威尔从艾伦的身高阴影里 看见黑着一张脸的三笠,他现在主观上认同这丫头看他不顺眼,还是给三笠丢了个颜色。


艾伦的下一句疯话戛然而止,三笠把他从从前的长官身上拽了下来,爱尔敏在一旁擦掉了脸上的冷汗。


利威尔觉得自己就算常年面瘫,此刻脸上的表情也十分不好,艾伦的口水抹在了他的袖子上。爱尔敏显然也看见了,犹豫着替艾伦道了个歉。


利威尔没给回话,转身就走,走了几步,又回头看了一下,被三笠一记手刀劈晕的艾伦被青梅竹马们架在身上往反方向走去。他回过头,向前走去,视线不受控制地看向被口水弄脏了的袖子。


“去你妈的。”

评论

热度(351)

  1. 无鳞鱼苍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