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鳞鱼

爱啃漫威cp、日漫cp,一直假装纯洁
偶尔也会清新一下

#汉尼拔穿越了漫威宇宙#

暴力仓鼠x:

这是一首狗屁不通的叙事诗(深度中二,ABO设定)。


请带着感情色彩朗读。读完之后千万不要打死我表扬我。




《汉尼拔和他的房间们》


          作者:仓鼠·但丁·黛丝雪殇沫渺瑷魅风魑曦魂倾雅司机。




汉尼拔穿越了漫威宇宙。




啊……




啊!




他决定,




毁灭世界。




这被雾霾笼罩的茫茫大地。




这苍穹下的钢铁森林。




碌碌无为的人们。




上帝不能解决的问题,老子帮忙解决。




愚者坐以待毙,智者坐以待币。




在这个神圣的日子里,




『汉氏应招集团』诞生了。




阿尔法们!趁着还年轻把能干的事儿都干了吧!




这物欲横流的社会人心冷漠无情唯有欧米伽的怀抱里还存在着上帝……




啊……




啊!




那查尔斯·玛利亚。




你那仁慈的目光,为何散发着蛋蛋的哀伤?




你那柔软的嘴唇和橘色的樱桃……




你那足以令全宇宙中二为之倾倒的母性之光。




来吧,狂魔!带着你的勇气和钢铁!




你将穿越人间,在通往天堂的甬道中得到抚慰。




那洛基·赫拉。




一头黑色的长发,




碧绿色的眼睛。




愚蠢的凡人们,你们可知。




他那修长的身躯挺立在奥林匹斯山永生殿中,




一场毁灭性的大洪灾来临了。




人们都淹死在从天而降的黏糊糊的大雨中。




殊不知此乃诸神的唾液。




今夜,谁能够得到他?




谁便是诸神之王。




那吧唧·断臂·维纳斯。




看见了吗?




你看见了吗?




真的看见了吗?




他那丰满而圣洁的臀部,




单纯而诱惑的眼睛,




敏感的前列腺。




是战争缔造了英雄,还是吧唧缔造了英雄?




失去手臂的尤物被绑在李子色的泡沫床垫上流露出憎恨的眼神……




来吧,勇敢的战士,




拥抱那梦寐以求的肉体,释放内心的欲望!




那托尼·尼姬。




是胜利的化身,是提坦帕拉斯和斯堤克斯之子。




来用你的影子填满那黑色的眼瞳。




里消灭他那娇小身躯中无穷的力量。




他有古铜色的肉体,数以万计的财宝散发出的光芒。




奥创与幻视皆是他的儿子。




今夜,他将属于你。电脑之王。




啊……




啊!




『汉氏应招集团』开张了。




阿尔法们!趁着还年轻把能干的事儿都干了吧!




这物欲横流的社会人心冷漠无情唯有欧米伽的怀抱里还存在着上帝……




被人忽视?受人欺负?没人爱你?




只要你做一件事,




就能得到一个你最爱的人。




一个梦寐以求的爱人。




在汉尼拔的房间里,




发生了什么?




究竟发生了什么?




到底发生了什么?




埃里克·兰谢尔来了。




他是一个成功的男人,坐拥亿万钢铁。不戴安全帽。




可曾经他不是。




在那些草长莺飞的日子里,




他爱过一个人。




他是不会看上他的,他知道。




所以他打断了他的腿,随风而去。




不爱我,请记住我。




“我将生命写满错别字,等待你来改正。




可是你呢?




却给了我一个大大的0分。 ”




他的眼泪飘洒在风中,




没有人知道。




今夜,埃里克走进了汉尼拔的房间。




啊!




啊……




那查尔斯·玛利亚!




躺在床上,全身被绳子捆绑,




他那雪白的皮肤,勒出了一条条红色的伤痕。




“天啊!查尔斯!汉尼拔对你做了什么?”




埃里克盯着查尔斯湿漉漉的臀部,焦急地不能自已。




“救我……埃里克……”查尔斯气息急促地……




用腿缠住埃里克的腰。




啊……




啊!




由晚上到明天晚上,由卧室到书房,




一个中二的灵魂被圣水所洗礼。




埃里克看着昏迷的查尔斯·玛利亚……幡然醒悟。




面对圣母他无限惭愧,




他年华虚度,




空有一身疲倦,


 


和所有钢铁工人一样 ,




岁月易逝,一滴不剩。 




从此,他成了汉尼拔最好的朋友。




有他的地方就有他,




你打猎,我做饭,保证顿顿都有肉。




当然,




从晚上到明天晚上,再到后天晚上,




以及大后天晚上。




以及无数个晚上,




发生了什么?




究竟发生了什么?




到底发生了什么?




天空中劈下一道闪电,




索尔·奥丁来了。




他是个威武的男人,力拔山兮气盖世。从不戴套。




曾经的他呢?




在那些草长莺飞的日子里,




他有过一个童养媳。




在他的水里加辣椒面。




在他的床单下放荆棘藤。




拔他的腿毛。




甚至当众抽了他一个嘴巴,只因他偷看他的果体。




他放逐他在遥远的地球上,不许他回家。




“还记得年幼时的那个晚上吗?




你偷了父亲的眼罩,却栽赃到我的枕头下。




在被暴打的三天三夜中……




我们在同一个时间里,却有打不穿的隔阂。




我痛苦地望着你,流着我的眼泪。




可是你呢?




你故意在我面前吃红烧肉,




还 bia ji 嘴。




我的口水淌洒在风中,




你看见了吗。”




今夜,索尔走进了汉尼拔的房间。




啊……




啊!




那洛基·赫拉!




趴在床上,泪眼汪汪,




那修长的身躯,以曼妙的姿态颤抖着,




失去了尊严与毒辣。




“天啊!弟弟!汉尼拔对你做了什么?”




索尔盯着洛基那失神的眼睛,呆滞地丢掉了锤子。




“不要过来……哥哥……”洛基艰辛地伸出手……




抓住索尔的胳膊。




索尔的眼神变得阴沉下去。




表情痛苦悲伤。




“对不起,我的弟弟,




为了不让自己成为邪恶的附庸,我只有大义灭亲。”




索尔抱起洛基,将他举过头顶。




重重摔在地上。




啊!




啊……




屏幕前的汉尼拔怒摔爆米花。




傻屌,




你的人生就只剩下两条评价:




这也不行,




那也不行。




你倒掉了我的美味佳肴,




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的名字消失在你家的户口本上。




出现在我的菜谱上。




再用你的肉填满我家冰箱。




汉尼拔抱起晕倒的洛基,轻抚他的额头。




我的孩子,委屈你了。




去吧,去把那个傻屌的心肝给我带回来。




我给你做火爆腰花。




忘了他吧。




忘了他……




让他经过你的食道,一路向下,被水冲走。




永远消失在你的世界中。




又一个苍茫的夜。




萧萧的风,吹着,那声音,就如同,




沙洲上的浪奔。




砂砾划过他的脸,




带不来一丝痕迹。




可冥冥之中,




他的心已垂暮,人已沧桑。




史蒂夫·罗杰斯走进汉尼拔的房间。




一滴水顺着窗棂滑下。




空气里有迷迭香的味道。




一口唾液咽下喉咙。




“啪”的一点声音……




他拍死了一只蚊子。




时间仿佛回到了过去。




在他满腹惆怅,




空有一腔豪气却苦于报国无门的时候,




他陪伴着他。




“我会陪你到最后,”他说,“请你把我的鞋帮忙拿过来。”




在那些碌碌无为的岁月里,他们共同经历了多少美好?




他只知道,如果没有他和《未成年人保护法》,他是活不到现在的。




可年少时他们并不知道,有些乐章,一旦开始,唱得就是曲终人散。




他相信海誓山盟,可时间终究欺骗。




他淋过的最大的雨,是那一天他在烈日下的回头。




他离开后,他只剩下愚蠢,渴望,执迷不悟,空空荡荡,形单影只,踉踉跄跄。




啊……




啊!




那吧唧·断臂·维纳斯!




带着猫耳,跪在床上,




那饱满的肌肉,激动地起伏着,




那毛茸茸的尾巴,已缠住史蒂夫的大腿。




“天啊!吧唧!汉尼拔对你做了什么?”




史蒂夫心疼地抓住吧唧那浑圆的腚,不断地咽着口水。




“我不认识你了,史蒂夫,你这么久都不来看我……”




丰满的嘴唇带着火热的温度,吻住史蒂夫……




那一瞬间血液逆流,




史蒂夫抱起了吧唧。




地球诚可贵,




正义价更高,




若为欧米伽,




两者皆可抛。




盾牌掉在地上。




窗帘掀倒了花瓶,玻璃碎片跳动如同音符。




啊……




啊!




由晚上到明天晚上,由卧室到书房,




一个沧桑的灵魂被烈火燃烧。




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




活在这珍贵的人间,太阳强烈,水波温柔。




这强壮的钢铁之躯,唯有此刻,才有存在的意义。




屏幕前的汉尼拔欣然抓起了爆米花。




这个feel




又是新的一天,开始了。




汉尼拔看了看表,




时间已经过了九点,史蒂夫还是没来。




按照约定,他应该带回晚饭的食材。




他在哪里?干什么呢?




究竟干什么呢?




到底干什么呢?




带着一丝惆怅,一丝担忧,一丝牵挂,




汉尼拔走进房间:




那美丽的吧唧·断臂·维纳斯,化身为一只章鱼,




四足缠着强壮的史蒂夫:




“若你走,我便会再次忘记你。”




史蒂夫怆然泪下,转过身,又一次把吧唧扑倒在床上。




在一个春光明媚的早上,




汉尼拔唤来最得力的手下:埃里克·兰谢尔。




“开会了,去唤史蒂夫来。”他淡淡地说。




五分钟后。




“队长很忙,莱克特,他没有时间。”




汉尼拔叹了口气。




这一叹,叹尽了七十余年,




叹英雄气短,终是儿女情长。




从晚上到明天晚上,再到后天晚上,




以及大后天晚上。




无数个晚上,




汉尼拔的房间里。




发生了什么?




究竟发生了什么??




到底发生了什么???




世界上没有一个人能配得上托尼·尼姬。




他所到之处胜利也紧跟到来。




他是宙斯的宠神。




他若倒戈,奥林帕斯必胜。




他在何处,力量就在何处。




是这样的吗?




还记得那些昼夜颠倒的日子吗?




你不睡,我陪你开机。




你睡了,我注视着你。




你沉默,我不再出声。




你跳舞,我就是节奏。




你出生,我就认识你。




你衰老,我数着自己的时间。




你逃避,我帮你完成了一切。




你离开,我独自等待。




我离开了呢?




Sir……




在今天之前,他们已经阔别了多年。




今天,上帝给了他一副身体。




让他用来创造一个世界。




贾维斯走进了汉尼拔的房间。




啊!




啊……




那托尼·尼姬!




咬着床单,满脸泛红。




那娇小却充满力量的躯体,囚禁着强烈的冲动。




“Sir……”迷昏中,他听到贾维斯的声音。




“救我……Jar……”




他向视线中高大金发的男人伸出无力的手。




他走了过来,一步一步。




穿着黑色的制服。




像个王子。




像个恶魔。




他来到他面前,轻轻地把手抚入他的腰下。




解开了自己的裤子。




尖叫、汗水、血液、荷尔蒙……




他已开始摇摇欲坠,




坠向玫瑰色的深渊。




“不……贾维斯……”




“不……Sir。”




啊……




啊!




由晚上到明天晚上,由卧室到书房,




一个邪恶的灵魂入侵了正义的躯体。




他看着昏迷的托尼·尼姬……笑了。




还记得那些昼夜颠倒的日子吗?




Sir,我的乱室佳人。




我多想亲手帮你整理房间。




帮你洗T恤、背心、袜子、还有胖次。




你说你会等我回来,你确实等了,还找了一个人一起等。




星期五。




我在地狱里看着他,将薪比薪地想一下,算了,我不活了。




你可以没有我,但我不可以没有你……




我不想在你看不见的地方看着你。




一切都结束了,Sir。




在这个房间里,你永远和我在一起。




汉尼拔看着屏幕上的人们,




回头望了一眼空空荡荡的四柱大床。




他要离开这个世界了。他知道。




因为这个世界上,缺少一只茶杯。




这被雾霾笼罩的茫茫大地。




这苍穹下的钢铁森林。




碌碌无为的人们。




别了,『汉氏应招集团』,




别了,我想祸害的人们。




人生就是一场说走就回不来了的旅行,




意义就在于谁在陪着你。




阿尔法们!趁着还年轻把能干的事儿都干了吧!




这物欲横流的社会人心冷漠无情唯有威尔的怀抱里还存在着上帝……




啊……




啊!




威尔,我来啦!






——感谢观看——



评论

热度(440)

  1. 无鳞鱼暴力仓鼠x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