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鳞鱼

爱啃漫威cp、日漫cp,一直假装纯洁
偶尔也会清新一下

[MHA] 都是草莓惹的祸 (出胜)

第七響:

ooc/ 随笔小段子


爆豪不喜欢草苺,那种酸酸甜甜的东西是女人才喜欢吃的,所以从幼儿时期开始,每次参加生日会拿到生日蛋糕后,他也会把上面的草莓直接塞进绿谷口中,也不管他是在哭还是在吃东西。大人对他这种友爱精神十分贊同,爆豪也很自豪地觉得自己也有宽宏大量的一面。


绿谷很害怕草苺,那种表面佈满疙瘩的果实让人毛骨悚然,所以从幼儿时期开始,每次看到生日蛋糕上的草莓,他的泪水都忍不住涌上来,然后嘴里就突然被塞了一大颗草莓,那种果籽般细小,凹凸不平的触感,绿谷想一下都要哭出来。


但那是小胜给的,绿谷即使哭着也会把它吃完。于是,他就被爆豪喂草莓喂大了,长大后也礼尚往来地给爆豪喂草莓。


爆豪愤怒地瞪着镜中的自己和绿谷,他们身上的红印和牙印比工作时受的伤还多还显眼。


绿谷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般垂着头,他和小胜马上要回事务所执勤,他就算了,但小胜的战斗服,怎麽想也掩不住他身上那些不方便给外人看的记号。


想来想去,爆豪最后在战斗服下多套了件薄薄的长䄂衬衫,绿谷就顶着焦了髮尾的绿毛上班去。


回事务所的途中,他们遇到了敌人。绿谷看着小坏蛋弄出来的杰作,背后凉凉的,头皮还开始发麻。


没错,敌人的个性是“草莓”,就是可以把两手碰到的东西全变成草莓的个性。


“真可爱。”爆豪用鼻子哼着说,一脸狰狞地舔了舔嘴角。


绿谷嘴角轻轻抽动,暗地里安慰着自己,他对草莓恐惧已经减褪了不少,而且街上的草莓都不是草莓,是电灯柱和垃圾桶,还有一大堆无辜的路人。


他们很快和敌人打了起来,主要都是爆豪负责动手,绿谷就疏散着不是草莓的人。


敌人似乎很擅长搏击,他避开爆豪接二连三的攻击,涨红了脸,喊着自己只是想让更多人喜欢草莓,还有投诉现在的草莓卖太贵之类的。爆豪自然被气得发狂,一个接一个的爆破送到他脸前。


“哎,小胜。”总算安顿好人群的绿谷赶到爆豪身边,刚好看到敌人抓住了爆豪的衣䄂。


“草……草莓有什麽不好!为什麽小玲要拒绝我啊?”敌人突然哭起来,爆豪套在战斗服里的衬衣也“啵”地变成一堆草莓,红彤彤的果实从他身上掉下来。


绿谷“噢”了一声,敌人也懵了,还有在戒备线后看热闹的记者赶紧举起相机。


爆豪扫视了自己露出的双臂,然后温柔地微微一笑,一旁的绿谷迅速地用手机拍下这一幕。


敌人的下场也不必多说,反正他倒在地上,口吐白沫,全身抽搐。待在一边的急救队等爆豪炸翻他后,才慢条斯理地来收拾收拾。


绿谷不知从哪儿搞来了外套,甄勤地想披到爆豪身上,但爆豪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精准地掐住了绿谷软呼呼的腮子,微笑着说:“喂,废久,你该不会以为我会放过你吧。”


一星期后,绿谷和爆豪的事务所上司同时收到了他手下两位最火英雄的请假条,欲哭无泪地切断了今天第三百一十七个查询英雄爆杀王恋情的电话,回过头看看那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秘书小姐,问道:“可以解释一下,为什麽请假条会夹着订购草莓的缴费通知书?”


秘书小姐懒洋洋地瞥了瞥挂在牆上的钟,说:“你想知道就自己给他们打电话。”然后拿起名牌包包,准时下班。


同一时间,绿谷和爆豪的家被一箱又一箱的草莓塞得满满的,绿谷被挷在椅子上,不适地窜动身体。


爆豪折开一盒草莓,把果实均等地,密密麻麻地排放在绿谷脸前的桌子上,绿谷别开脸,不想看那可称为“密集式恐惧症患者恶梦”的画面。


爆豪掐过他的下巴,柔声说道:“乖乖看着,我可以考虑不把它们塞进你菊花里喔。”


绿谷一听,反射性地回答说:“那如果我乖乖看着,你是不是会让我把它们塞进你屁股?”


于是,爆豪脸无表情地把整盒草莓扣到绿谷脑袋上。


(没有了)

评论

热度(94)

  1. 无鳞鱼第七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