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鳞鱼

爱啃漫威cp、日漫cp,一直假装纯洁
偶尔也会清新一下

【轰爆】那时年少

叶常惜:

那时年少


作者:叶常惜


原作:我的英雄学院


配对:轰焦冻x爆豪胜己


分级:PG


篇幅: 6535字


必要预警: 轰比爆豪小2岁,无个性高中。对不起我错了,我再也不写校园文了,我这种没有青春的人瞎瘠薄写什么呢


简介:两个小男孩在学校里双向暗恋谈恋爱的故事


 
恭喜 @伏敖少将 毕业成为社畜!!
 


 


 


爆豪有一个暗恋的人。


不是胸大腿长的御姐,也不是娇小可爱的萌妹。是一个肌肉紧致到硬梆梆的,还比自己小两岁的学弟。


他的名字叫轰焦冻,是他们学校新晋的校草。


爆豪自认为不是一个看重脸的人,他自己就是一个帅哥。但是轰焦冻那张端正又略带冷淡色彩的脸却从第一次见面就击中了他的心。


那时他正在期末复习。炎炎夏日,哪怕有空调也令人心烦,更不要提今年因为种种原因延迟了放假,居然到了新生报名他们都没放。坐在窗边,太阳照的晃眼,窗外就是被树荫笼罩的小道。


爆豪撑着下巴,随意的向下一瞥,正遇上轰焦冻从路的尽头走来。


他所到之处从不缺人,左拥右呼,可他本人倒是一副冷淡的样子,甚至有些拒绝他人的接近。爆豪看着一名女孩子想要靠近他,被他不着痕迹地后退一步避开了。


脸长得还行。


爆豪无聊的这么想到。那边的轰焦冻倒是仿若心有灵犀一般抬起了头,爆豪也不知道他们的目光有没有相接,只觉得有一股触电的麻麻的感觉,勾的他心里痒痒,手指酥麻。


“我的意中人早晚有一天会踩着七彩祥云来接我。”


他当时的脑子竟无端冒出了这句在女生中流传颇广的句子。


…多半是撑久了手麻了再加上无聊闲出来的想法吧。


哪怕现在安安静静坐下来,爆豪也还是不能解释那时一瞬间的心悸到底该算作什么。在那之后他也和轰有过几次接触,等哪一天又一次在草稿纸上发现了轰焦冻的名字,他这才恍悟,怕是栽他手上了。


但是两个男的,怎么看都没有表白的机会,更不要说在一起。


恋爱,恋什么爱,是题目少了还是试卷不够了?不如学习。


眼前密密麻麻满是数学题目的卷子反倒成了他寻求安静的场所。


“我可以坐在这吗?”


被打断了做题思绪的爆豪有些不爽的“啊?”了一声回过了头,轰焦冻那张脸毫无防备的在眼前放大。


爆豪被他近在咫尺的脸逼的后仰了脖子,环顾了一圈,只有自己身旁的位置空出。他啧了一声,把书包从位置上拿下放在脚边,继续做自己的题目。


“谢谢。”


轰小声道了一句谢,在爆豪身旁规规矩矩坐下,拿出自己的学习资料。


阴阳头,干嘛要坐在这。


爆豪在心里疯狂怒骂,又不敢在图书馆大声喧哗,他已经因为这件事被管理员耳提面命好多次了。但是身旁轰焦冻的热度不受控制的传来,扰乱了爆豪的思绪。原本有点思路的题目在草稿纸上算出一团乱麻,搞得爆豪心烦不已。


可他又不想离开。暗恋的人就坐在身边,谁能不在乎。


图书馆的空调吹的太足让人手脚生寒,从轰那里传来的体温和空调一夹击,激的爆豪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草稿纸被乱七八糟的算式填满,做题的思绪早就飞到天边。爆豪搓了搓手臂,还是决定离开。


他前脚刚抱着一大堆书走,后脚找他的人就来了。


“爆豪同学。唉,人呢?”


图书馆的管理员朝着爆豪原本锁在的方向走来,到看到空着的位置愣了一下,转头询问轰焦冻道。


“你看见刚刚在这的那人了吗?”


“爆豪前辈的话,刚刚离开了。”


“哎?记载本还没拿呢他怎么就走了?”


管理员有些头疼的拍了拍本子。


“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帮忙送过去。”轰看着空缺下来的座位。“但是前辈好像很讨厌我的样子。”


“你是…轰焦冻同学没错吧?”管理员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


“是的。”轰问道。“怎么了吗?”


“那我敢肯定爆豪那小子肯定不讨厌你。”她笑道。“不信的话你可以去翻翻你以前借过的书,他每一本都找出来看过了。”


“他还曾经在翻记录条的时候太大声被我赶出去过呢,哈哈哈。要不是你们都是男孩子,我都要以为他暗恋你了。”


轰焦冻抬起头,手指微微颤抖。


“那么我来送过去吧。”轰伸出手问道。“可以吗?”


“啊?哦,可以可以,麻烦你了小伙子。”


轰没有再回答,手指抚摸过记载本封面爆豪的名字。


“前辈。”


 


 


 


“爆豪!有人找你!”


“啊?”


爆豪双脚不羁地翘在桌子上,不耐烦的回过头。旁边一众损友在起哄莫不是有人要来告白。


“才不是呢白痴!”


猛地拉开门,站在门外的竟然是轰焦冻。爆豪当即愣在原地。他不如轰高,站在轰焦冻面前要需要微微仰视,在呆愣住的状况下还带着三分搞笑的僵硬。


好可爱,轰焦冻情不自禁地笑弯了嘴角。


“前辈,管理员让我把记载本带给你。”


晃了晃手中的本子,爆豪这才回过神,一把夺过本子。


手指与手指之间短暂的接触,初见那次的麻麻的电流又从那地方窜出。轰朝爆豪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喂。”


身后传来爆豪的声音。


“我不欠人情,请你一顿饭。”


轰颇为意外的转过头。


“你想吃什么?”


“…荞麦面?”


 


 


 


轰送本子只是抱着“可以多看看他”这样的念头,居然能让爆豪请客吃饭什么的,根本是梦里的事。飘飘然回到教室后更是发了一整节课的呆。


他一定是活在梦里了吧。他当时颇为幸福的这么想。


…他还是活在梦里比较好,他现在这么想。


眼前冒着热气的荞麦面和他想吃的天差地别,更不要说他最喜欢的前辈刚刚还颇为“热情”的往他碗里仿佛帕金森般手抖的放了超多辣粉。


吃下去估计就会死。他得罪前辈了吗?


爆豪撑着下巴,笑的一脸“和爱”。他当时是知道轰焦冻喜欢吃不热的荞麦面的,但是还是恶作剧般的这么做了。哪怕多年后想起来,爆豪自己也说不清他当时到底是个什么小孩子心性。大约是抱着你让我呆住了一次,那我就回敬你一次这般幼稚的想法吧。


总而言之,在喜欢的爆豪和冒着热气的荞麦面之间,轰焦冻犹豫良久还是屈服了。


不…不就是辣和烫吗?


为了爆豪他什么不能做!


……


…QAQ


他大义凌然地闭上眼睛,挑起一筷子面往嘴里送去。


首先是烫,而后就是被热加成过的辣味,还有荞麦面本身的味道混合在口中。虽然辣但是辣的很好吃。


热汗一下子从他头上冒出,才吃了几筷子,轰焦冻就举手投降。


他没有吐出舌头降温,只是不停的嘶着气,被辣出眼泪的样子楚楚可怜。


爆豪难以置信的问道:“你不会是猫舌吧?”


轰可怜兮兮的点了点头。


“白痴吗你,不会说啊?”


爆豪翻了个白眼,丝毫没有自己是强迫轰焦冻吃这个的罪魁祸首的自觉。他往书包里掏了掏,拿出纯牛奶丢给轰。


“喏。”


有些惊讶的接住纯牛奶,轰问道。


“前辈?”


“才不是为你买的!”爆豪撑着脸,手掌覆盖了下半部分脸看不真切。“顺手而已,顺手。”


说完他自己都感觉有些欲盖弥彰,懊恼的提高了音量。


“还不是你太垃圾!连辣都吃不了。”


绯红从脸颊一路蔓延到耳朵,也就只有当事人没有察觉。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轰焦冻想到。


鲜美的牛奶降低了舌尖的痛感,留在唇舌之间的甜味更是令人留恋。想和他在一起多呆一会。


轰开口道:“那我也请前辈一顿吧?”


“啊?”


“作为牛奶的回礼。”


“我才不要。”爆豪顿了顿,又有些后悔自己拒绝的太过顺口,暗恋的人请他吃饭,他居然拒绝了。


爆豪赶紧开口挽救一句。“你这次比赛拿优胜我就考虑一下。”


“前辈知道我有比赛吗?”


草,还不如不挽救。


爆豪在心里疯狂骂自己刚才怎么就失了智,这不是全暴露了吗!!


“我好开心。”轰捧着牛奶。“那前辈来看我比赛吧。”


“我一定会赢的。”


 


 


 


 


美色误人。美色误人啊。


爆豪简直要在心中开始默背佛经了。恋爱使人失智,暗恋也使人失智。你看他才遇到轰焦冻几次,次次都干出了绝对不像他会做的傻事。


要不然他怎么会出现在轰焦冻的比赛场地,还被一群轰焦冻的脑残粉包围着,窃窃私语的声音和苍蝇一样嗡嗡在脑子里回响,烦死人了。爆豪站在场边麻木的想,他能不能现在就走当做没来啊。


他悄悄挪动脚尖指向,正想把想法付诸实践,轰朝他挥了挥手。


…想法付诸流水了。


艹,他可能天生就是来克自己的。爆豪开始自暴自弃了。虽然站在一堆女生中间似乎有些不合群,但是他现在却不想在意这些了。


因为轰上前了。


轰射箭的姿势极其优美挺拔。他摆出架势,从爆豪的角度来看,箭身刚好遮住了轰的眼睛,他只能看到轰紧抿的唇和线条分明的下巴。他手部因用力而紧绷的肌肉,挺直的背脊,被袴勒出的腰和掩盖在宽大弓道服下修长的双腿。爆豪的视线从上到下,一丝一毫细细看过。


箭出了。


爆豪的视线没有和大众一起移向靶子,他还是看着轰,像是呆楞住一般。


已经收回架势的轰没有因为射中靶心而展露出欣喜的表情,他还是淡淡的直到转过头对上爆豪的视线,先是愣了愣,而后露出了一个清浅的笑容。


周围的女孩子因为这个笑容而爆发了巨大的尖叫。互相猜测他刚才正对着谁笑,自己还有没有机会。


爆豪冷哼一声。他能确定轰焦冻刚才是对着他笑的,可他根本没有机会。


比赛还在继续,弓箭还在不断射出。


爆豪虽然从以往几次看到他练习知道轰焦冻在弓道这方面很强,但是也才来没有料想到会强到这个地步,居然完全呈碾压趋势。


相貌端正、学习优秀、体育万能、家世优渥,说他是从漫画中走出来的王子也毫不为过。但是他也知道,轰经常会发呆,偶尔还会出现没有常识的情况,那样子蠢的要死。轰的嘴也意外的毒,像是无意识的就会让空气凝固,和他参加几次辩论赛简直能被他气死。


他没有那么完美,他的不完美都只有爆豪才知道。


又一箭奠定了胜局,围观的女孩子兴奋的抱住身边的好友,好像场上获胜的是自己男友一般欢呼尖叫。只有爆豪双手插着口袋,转身离开了。


虽然很想早点溜掉,但是说好吃饭,他从不食言。就只能乖乖的到更衣室等轰焦冻换完衣服随便去哪解决一顿算了。


等爆豪从外场慢慢悠悠晃到更衣室的时候,轰焦冻正在被人告白。


这已经是见怪不怪的场景了,身为校草的轰几乎每天都能收到情书,被拉到角落告白更是家常便饭。但是爆豪心中总有些不爽快,他根本不能像她们一样光明正大的说出自己的心意。


他抬脚想走,背后突然传出轰的声音。


他说:“对不起,我有喜欢的人了。”


爆豪一下子愣在原地。轰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是谁?


“他在剑道部的身姿很好看,对我来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他在图书馆一个人呆着的时候我最喜欢在旁边看着他侧脸。偶尔他也会在图书馆午睡,安静下来的脸和平时生机勃勃的样子不一样,如果非要我形容,应该就是天使了。”


剑道部…爆豪细细思索了一下,脑子里尽是龙套或者路人模糊不清的脸。


“他很可爱,害羞总会提高音量掩盖过去。他很温柔,会在我被辣到的时候帮我买牛奶,当然别扭送给我的样子也很可爱。”


爆豪捂住自己的嘴,将所有可能的声音压抑在喉咙中。


“他很好,我只想要他一个人的那种好。”


爆豪红着脸略有些狼狈的逃离了现场。


 


 


 


 


轰焦冻有一个暗恋的人。


那个人叫爆豪胜己,是他的学长。


第一次见到他是在思考入部的时候,偶然路过了剑道部。


那时候他们正在训练,周围围了一圈和他一样来旁观的新生。也许是闹哄哄的声音吵到了他们训练,身为副部长的爆豪前辈朝着他们超大声的吼了一嗓子闭嘴,把周围几个胆小的立刻吓跑了。


轰焦冻倒是没感觉有什么,哪怕被爆豪当面吼了一顿也许也只能蹦出一句平淡的“对不起”,估计还会被认为是来挑衅的。


真是一位很有活力的前辈啊,这个想法在他脑子里一闪而过。


虽然没有脸盲,但是轰对于一个人的认知非常容易停留在一个浅薄的层面上。比如这个人是“同学”,那个人是“前辈”,不会再有其他什么形容词抑或是更深入的了解。


但是这个爆豪前辈,应该可以在前面添很多个形容词。


爆豪总是火爆的,但是一旦拿起刀,他却总是能十分冷静的找到对方的破绽,而后一击制胜。


当时他穿戴着护具,轰根本不能看清他的脸。但是能从他周身的气场转变,以及紧握竹刀蓄势待发的身体中感受到他极强的集中力,快要化作实质压迫对手。


一击制胜。


极快的突击在反应过来之前就已经突刺到对方咽喉部位,强大的冲击力甚至让那人倒退数步,差点跌倒在地。


爆豪摘下面部护具,笑的肆意张扬。


那神采飞扬的样子在别人眼里是霸道嘲讽,却直接击中了轰焦冻十几年没萌动过的春心。


感情这东西,谁又说得准呢?


心脏跳的欢快,刚刚萌动了春心的焦冻少年按住胸膛,将悸动勉力压了下去。他拉过旁边一人问过爆豪的名字,将这几个字放在嘴中细细咀嚼了一番。


自那以后,有意无意,轰总会找一些机会去接触爆豪。但是他一次都没有坦白过,从小的经历让他不懂得怎么去把心里想的传达给对方,再加上爆豪表现出的嫌恶,让他更是把这念头深埋在了心底。


看到图书馆只剩爆豪前辈的身边的一个位置时,轰是下了很大决心才敢上前问出那么一句的。以往他只会站在远远的书架旁,用专注又不敢放肆的眼神观察着他。看着他学习,偶尔帮朋友讲题会声音大到被管理员扔出去。看着他休息,趴在桌上睡觉的侧脸安静的和天使一样温柔,与以往的印象大相径庭。只有这时他才敢凑近了看几眼,用手机拍下这珍贵的一幕小心翼翼地设为屏保。


弯腰、侧身,一切都规规矩矩,只是爆豪前辈超出预料的大幅度回头,一下子拉近了他们的距离。


近,太近了,只要再近一厘米,轰就能贴上爆豪的唇。可惜爆豪前辈第一时间就后仰了头,和家里的猫炸毛的时候一个样子。


得到许可后在他身旁坐定,轰的内心根本没有表面上表现的那么风平浪静。手上拿着资料,眼神一个劲的往爆豪身上扫。


做题目皱起来的眉头也好,无意识默念的唇也好,转笔的手指也好,他们两人能这样安静的坐在一起的时间是从未有过的。轰焦冻无比贪恋这样安静的时光。


啊,爆豪前辈站起来了。


轰将自己放肆的视线又集中到手中的资料上。右手臂因为爆豪的离开而骤然变冷,让轰这个极其耐冻的人都被空调冷风激出了寒颤。


爆豪前辈果然是不喜欢他才走那么早的吧,平常明明还要再过半个小时。


有些失落的在草稿纸上乱划了几下,耳边传来管理员询问的声音。


在得知“爆豪前辈不仅不讨厌他,还很喜欢他”这件事的时候,他是狂喜的。这样是不是可以代表,他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希望?


爆豪前辈即将要毕业了,能再多见见他都是好的,所以他帮管理员送了本子。接下来的一切都是意料之外的发展。两个在年级甚至全国都数一数二的高材生相互碰撞之后竟然大跌眼镜地双双智商下线,虽然轰并不会像爆豪一样事后会被自己当时的行为举止蠢到想捂脸,但多年之后客观评价,他也觉得自己挺蠢的。


不蠢怎么能算年轻过中二过,不蠢怎么能把胜己抱回家。


在观众席看到爆豪,轰焦冻一直躁动的心这才静下来,将注意力全部击中到比赛中。


弓道最忌心不静。平稳呼吸端正箭矢,箭出,正中靶心。轰呼气,将气息平稳下来,转头便看见了仍然停留在原地的爆豪。 


前辈正在看他,还看的很认真。轰静静的勾起嘴角,愉悦满溢心脏。


在爆豪这记强心剂下,轰的每一箭都正中靶心,压力压在了其余参赛者身上,最后一人终于脱靶败退。


赢了。


轰紧了紧拳头,比起比赛的胜利他现在更想拉着爆豪前辈去一个安静的地方,坐在他对面看他吃东西,一定会超出他原本的预想。


参加完颁奖式,谢绝了周围人的道贺,轰焦冻加快了步伐。


他是在去更衣室的途中被拦下的。他急着去更衣室见爆豪,并没有在她身上浪费时间的打算,可他的家教和素养不允许他对女性做出如此失礼的举动。要麻烦前辈等一等了,希望不会生气的走了,轰无奈心想。


过程是如轰所想的,老套的告白。他已经在众多女孩口中听到过这些话,根本不能触动他的心弦。比起这样单薄的几句话,一个脸红和一些眼泪,不觉得努力接触对方成为与之相配的人,然后闯入对方视线更加实际吗?


又不是在演漫画,他也不是她们想象中那样完美的人,一旦深入接触肯定马上就会选择离开吧。


轰叹了口气道:“对不起,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他的脸上还是很平淡的,看不出一丝一毫波动。


那名女孩显然是不信的,她哭着擦拭自己的脸。


“如果不喜欢我,也请不要勉强自己说有喜欢的人了。”


轰焦冻看着转角出露出的一点金色头发,勾起了嘴角。


“不,我真的有喜欢的人。”


“他在剑道部的身姿很好看,对我来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他在图书馆一个人呆着的时候我最喜欢在旁边看着他侧脸。偶尔他也会在图书馆午睡,安静下来的脸和平时生机勃勃的样子不一样,如果非要我形容,应该就是天使了。”


轰焦冻的视线仍然盯着那缕发丝。


 “他很可爱,害羞总会提高音量掩盖过去。他也很温柔,虽然平常看着很暴躁,但会在我被辣到的时候帮我买牛奶,当然别扭送给我的样子也很可爱。”


女孩惊讶的抬起头,呆愣愣的看着轰焦冻的侧脸,是她从未见过的温柔神情。


“他很好,我只想要他一个人的那种好。”


看着发丝消失在墙角,轰焦冻这才将视线移回女孩身上。


“那么,再见。”


 


 


 


轰不紧不慢的走到场地门口,爆豪正背靠着墙壁,手背护着脸。


他给了爆豪选择的时间,选择的机会,但是他没有觉得恶心也没有逃走。


悬在心上的那颗石头这才终于安静的落了地。


“前辈。”


爆豪像只炸了毛的猫,一瞬间被炸起,凶的没命。


“混蛋,你走路怎么都没声的?!”


“是前辈想事情太专注了。”轰无辜道。“在想喜欢的人吗?”


耳边响起轰刚刚的话语。


“才没有喜欢的人!”


“是吗。”轰道。“那么我现在告白,还有希望吗?”


“哈?”


“前辈,我喜欢你。”轰拉住爆豪的手,笑着问。“可以和我交往吗?”


爆豪骂道:“混蛋!不要!”


 


 


那时年少,正是花开之季。

评论

热度(5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