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鳞鱼

爱啃漫威cp、日漫cp,一直假装纯洁
偶尔也会清新一下

【我的一个食死徒朋友】(一发完结)

Alexlexexx:

【1】


  “你听过最有意思的故事是什么?”


  “德拉科·马尔福的故事。”


  “德拉科·马尔福是谁?”


  “我的一个食死徒朋友。”


  “和我说说他吧。”


  【2】


  在德拉科马尔福还很小,还没成为食死徒时我就认识他了。


  他是个被爸爸妈妈宠坏了的小孩,会为不合胃口的餐点大发雷霆,讨厌贵族之间繁琐的礼仪的同时,又喜欢和同龄的小孩攀比谁的衣服鞋子更高档更能体现贵族的品味。


  和我们大家一样,他也是听着哈利波特的故事长大的,知道哈利波特吗?那个大难不死的男孩。


  德拉科马尔福的父亲卢修斯马尔福对他一直抱有很大的期望,作为马尔福家族的继承人,卢修斯对德拉科的溺爱和严格要求是同时的。或许这听上去有些难以理解,但事实如此。


  卢修斯会不厌其烦地答应德拉科的央求,一遍一遍地给他讲哈利波特的故事,但同时他会旁敲侧击地暗示德拉科在进入霍格沃茨后应该如何表现,才能为他们的家族增添光彩。


  德拉科马尔福进霍格沃茨的前一个晚上他激动得失眠了,窗外漆黑如墨什么也看不见,他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顶上的吊灯,困得直打哈欠却怎么也睡不着。翻来覆去一直到了凌晨,他终于进入梦乡,并在一道白光之后见到了伟大的梅林。


  穿着长袍的巫师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不紧不慢地念他的名字。


  “德拉科马尔福?”


  “您好先生。”他忐忑地点了点头,不确信地仰头望着那个巫师。


  “莫与初遇之人握手。”伟大的梅林给予他警言。


  “什么?”他皱起眉。


  “否则葬身火海。”梅林的声音越飘越远,他的梦以一个烈焰满布的房间为终结。


  德拉科是在一身冷汗中醒来的,家养小精灵们手忙脚乱地递上干净的衣服。


  他从没向别人提起过这个梦。


  【3】


  德拉科马尔福并不怎么相信梦的征兆,之前他也从不把那些噩梦当回事,但这次出现在他梦中的是最伟大的巫师,梅林的警示应该听,尽管他只是梦中的梅林。


  德拉科马尔福决定了不要和初遇之人握手,他离开了马尔福庄园,前夜的失眠并没有影响他要去霍格沃茨的激动心情。他来到了对角巷,来到了摩金夫人的长袍店,他抬起头,然后他——


  “然后他?”


  “然后他改变了他的决定。”


  “因为什么?”


  “因为他遇到的第一个人是哈利波特。”


  【4】


  你得承认这是件有趣的事,德拉科马尔福伸出了手,却没有葬身火海,梅林用特殊的方式庇护着他的信徒。你看上很困惑?那么让我讲得更明白些。


  他伸出了手,但另一个男孩没有握。


  不,我不是很想解释原因,这是个太过久远而复杂的故事,你只需要知道这是他们敌对关系的开始就足够了。


  【5】


  分院帽把德拉科马尔福分进了斯莱特林,这是他意料之中的事,马尔福世世代代都应该在斯莱特林呼风唤雨,去追求权力与荣誉。哈利波特则被分院帽送进了格兰芬多,直到现在我还记得那时格兰芬多长桌爆发出的掌声和欣喜的尖叫。


  德拉科进入斯莱特林学院时没有人为他鼓掌或者欢呼,这挺不公平的。或许这是他更加厌恶哈利波特的原因?哈利波特总是什么也不用做就可以受到所有人的褒奖,即便他在各种各样的课上迟到,违反校规,他总是能得到别人的原谅和宽恕。


  但德拉科从没得到过原谅和宽恕,又或者,他并不知道他得到过。


  无论如何这已是过去时,重要的是他再也得不到了。


  【6】


  德拉科马尔福和所有斯莱特林一样,他们心底藏着各种各样的秘密,从不轻易向别人吐露。


  海格把他和哈利波特分在一组并把他们赶进禁林。


  德拉科怕黑,德拉科不想自己提灯,德拉科很和哈利波特搭档时手心疯狂地出汗,德拉科听到哈利波特叫他名字时脑里的弦断了一根。


  但就像其它秘密一样,他把它们掩藏得很好,一个也没有说。


  走在黑漆漆的禁林里,哈利波特一边说着自己不怕一边发抖。


  就像斯莱特林不能承认感性,格兰芬多不能承认怯懦。德拉科暗自嘲笑他的虚伪,但也理解地提着灯向强装勇敢的哈利波特凑近了些,他们肩并肩地往前走,哈利波特犹疑地轻轻捏着他的巫师袍,即使在极度恐惧时依旧不屑去握他的手。


  因为这个德拉科想让哈利波特彻彻底底消失他面前。


  骄傲对斯莱特林来说很重要,不能轻易碾压,由其不能碾压一次后再压一次。


  【7】


  哈利波特是德拉科马尔福在霍格沃茨最鲜明的记忆。


  在他回忆起在霍格沃茨度过的日子,总是不可避免地想到关于波特的种种事情。


  究竟是因为哈利波特名声过大,所有人都被迫浸没在关于救世主的各种消息里,还是只有德拉科马尔福不自知地关注哈利波特的一举一动。


  德拉科马尔福会背格兰芬多的课表。


  德拉科马尔福知道格兰芬多的魁地奇训练时间。


  德拉科马尔福知道谁在救世主的杯子里下了迷情剂。


  德拉科马尔福知道谁获得了救世主的签名照片。


  久而久之,他可以靠视觉在人群里一眼认出哈利波特,可以靠嗅觉察觉波特的靠近,可以靠听觉辨析出波特的脚步声。


  他一条条地收集信息,一点点地锐化感官,远远地观察,不需要任何触觉。


  【8】


  德拉科马尔福的噩梦终结在烈焰之中。


  有趣的地方在于,为他终结噩梦的人是哈利波特。


  窜起的火舌已经吞噬了一条生命,热浪使他意识恍惚,德拉科看着哈利波特的背影一点点远去,他根本没想到他会折回来。


  直到哈利波特朝他伸出手把他从摇摇欲坠的柜子拉到扫把上,德拉科依旧分不清这是否是生命终结前的幻觉。


  “莫与初遇之人握手。”他死死抓着哈利波特的腰,不可自制地自言自语。


  哈利波特全身一僵,飞快地回首复杂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又转回头确保安全驶离有求必应屋。


  德拉科把哈利波特的表情全看进眼里,那双绿得和蛤蟆一样的眼睛在丑陋的圆框眼镜后绽放着奇妙的光彩。


  德拉科想问哈利波特在错愕什么。


  德拉科想问哈利波特是否听到了自己的胡言乱语。


  德拉科想问哈利波特为什么折回来救一个食死徒。


  德拉科想问哈利波特这是不是意味着他得到了原谅和宽恕。


  德拉科想问哈利波特很多很多问题,但转瞬之间他们就一同摔在地上滚了几圈,然后他带着波特指尖的温度仓皇而逃,盘旋在心里问题一个也没问出口。


  【9】


  德拉科和他的家人站在被告席上,幸灾乐祸的旁听者,表情肃穆的法官,愤怒咒骂着的控诉者。


  德拉科的视线掠过他们,锁定在他的辩护者上。


  德拉科愿意承认自己犯下的罪行并且接受审判与惩罚,他只需要一个小小的房间,能让他和这位辩护者私下里进行一次平静的交谈。


  德拉科想向哈利波特坦白很多很多东西,他心底的秘密和问题越积越多,已经压得他难以喘气。


  但梅林的庇佑让他获得赦免,发表完辩辞的哈利波特收好稿子,急急忙忙地从台上走下来,挤过蜂拥而上的记者走向等待在门口的金妮韦斯莱。


  德拉科看到他自然而然地牵起她的手,去了不知道什么地方。


  德拉科突然觉得自己的秘密有点可笑,幸好他没有说。


  【10】


  德拉科马尔福去了摩金夫人的长袍店,订制了一件特别的衣服。


  前来量衣服的小巫师们纷纷用好奇的眼光打量着他,德拉科朝他们展露出手臂上的印记,吓得他们面色惨白地转开视线,有几个脚软地从凳子上跳下便跑。


  他和其余宾客一起坐在椅子上喝着香槟酒,等待着新人们的登场。


  哈利波特和金妮韦斯莱的世纪婚礼引来了无数的记者,他们争先恐后地用闪光灯记录下这隽永的一刻。


  新人们的交杯酒,新人们的誓言,新人们的亲吻,新人们的戒指交换,每一张都有可能成为明日的报纸头版照片。


  在哈利波特穿过人群向他的方向走来时,德拉科被香槟酒哽住了喉咙。


  他把手塞在口袋里,这样可以很好地掩饰颤抖。


  “马尔福。”哈利波特在看到他时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然后有些不自然地朝他点了点首,“很高兴见到你。”


  “得了吧破特,见到我你一点也不高兴。”德拉科不得不保持着他的尖锐,他害怕稍微松懈就会崩溃,而家族的荣誉不容许一个马尔福崩溃。


  哈利波特的脸微微涨红,他有些尴尬地摸了下翘起来的黑发,显然婚宴发型师也没能制服他的乱糟糟的头发。


  “很好看。”最后他只能没话找话说地赞美德拉科的巫师袍。


  德拉科想告诉哈利波特这是他碰到初遇之人时穿的那件,但他只是微微昂起下巴露出假笑:“当然。”


  【11】


  “这真是个令人伤感的故事,可我有个疑问。”


  “请说。”


  “那个梦,莫与初遇之人握手——”


  “我十分理解你的感受,这听起来确实莫名其妙并且难以令人信服。”


  “不,不,我想问的是,如果你的这位朋友,他从没向别人提起过这个梦。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The  End……………………………………………………


  …………………………………………


  虽然知道这首歌被写了好多次,依旧忍不住把它拿来写一遍德哈。


  此为战后德拉科暗恋BE


  发把刀,明天才能清醒地学习。

评论

热度(1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