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鳞鱼

爱啃漫威cp、日漫cp,一直假装纯洁
偶尔也会清新一下

Alexlexexx: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那个不包售后的帝后cp,但是可以把爱卿的故事展开讲讲呀OvO。动车上太无聊,手痒摸个鱼送大家。


  【1】


  三岁识字,五岁晓四书五经,七岁能吟诗,十三岁中举人,臣就是隔壁大婶絮絮叨叨从早念到晚的别人家的孩子。


  臣中状元的时候还很年轻,眉眼清秀风华正茂,殿试时自然而然地吸引了先帝的目光。先帝一挥手让臣当了太子少傅,每天的任务就是盯着太子读书。


  臣当太子少傅当了三年,饥荒闹了三年。粮仓空了,国库空了,八方诸侯对中原虎视眈眈,蛮人也热衷趁火打劫,犯我国疆企图分一杯羹。先帝心力交瘁应付不来,驾崩前召了众皇子到榻前,直截了当地问他们这帝位谁能胜任。太子面无人色,二皇子低垂着头,三皇子哭哭啼啼,四皇子怯怯举起手说,儿臣可以。


  先帝露出欣慰的笑,真的把皇位传给了他。


  【2】


  新皇登基后,太子少傅成了空职,臣自表转去了翰林院,虽然俸禄不比太子少傅,但闲来清静,日子倒也过得滋润。


  臣在翰林院批卷子批了一个月,再进宫门时却发现朝堂上俨然换了一批人。臣闯进一群陌生人中难免唐突尴尬,就站在最后边默默观察。陛下不知怎地瞄见了臣,指了指左边最靠前的位置当堂宣布:“前丞相治国无方,已被朕革职削为平民,朕闻爱卿才过众人,可以胜任。”


  朝臣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臣走上了殿堂跪下身,恭恭敬敬地回答:“臣可以。”


  陛下会心一笑,真的拜臣以丞相,并让臣平身。


  【3】


  陛下待臣确实好,但国库也实在空。


  发不出俸禄的时候陛下就愁眉苦脸地让臣拿主意,臣一介被拖了俸禄的人还得哄着陛下给他出主意,仔细想想实在很是赔本。


  臣是拿下状元的人,臣不信斗不过老奸巨滑的陛下,臣遂去找了太后,谏言为陛下择后,标准是嫁妆高者胜出。


  太后又震惊又有几分欣喜,还参杂着一点担忧地问臣,如果皇后不淑良当如何?


  臣恭敬回太后:那便废了立新的,还能再赚一笔。


  太后拍手称快,夸臣忠良,喜气洋洋就派人去召陛下来。


  太后留臣用膳,臣婉拒,臣功遂身退,臣回府喝茶。


  【4】


  陛下尤擅长捡好东西。万人之上的皇位是捡来的,此世独绝的皇后也是捡来的。


  如此一想,说陛下是天选之子倒也不为过。


  皇后上位第一天便替陛下发了拖欠一年之久的俸禄。臣强忍欢颜去领钱时,皇后偷偷多塞了一袋钱给臣,并叮嘱臣多用大智慧少耍小聪明。


  臣想辩解,皇后摇摇头说她都听太后说了选后的标准是谁出的主意。


  臣别无他法,只能双手接过沉重的钱袋,谢了恩。


  皇后在臣心虚仓皇要告退时喊住了臣,笑里藏刀地说:“丞相辛苦操劳国事,本宫为你选个贤内助吧,规矩嘛,依你的来,交钱多的胜。”


  【5】


  世说人生两大喜事,不过洞房花烛夜,不过金榜题名时。


  臣不然,臣金榜题名时被臣父大骂一顿。臣父不喜臣读书,臣父说读书赚不来银子,还说替皇家做事就是把脑袋系裤带上。臣父把臣锁在家里,不准臣进京参与殿试。


  窗外雨打芭蕉,臣辗转反侧了一晚上难以入眠。臣裹着锦绣蚕丝被,满脑子里都是街另一头冻死饿死的人。臣在被子里瑟瑟发抖,最后一掀被一跃床一跳窗一翻墙,空带一腔热血淋着夜雨上了京城。


  臣凭金榜题名跌跌撞撞登上了丞相位,臣能凭洞房花烛得到什么?臣苦闷,臣后悔过度关心财政。臣暗自对天赌誓,死皮赖脸同家里要钱也再不僭越。臣抖着手掀起夫人的红盖头,夫人歪着头盯着臣看了一会儿,笑了。


  臣不知所措地看着夫人,夫人依旧笑着说,夫君好贵的呀。


  臣心漏跳一拍,有几分同情陛下,又有几分埋怨皇后。


  【6】


  臣娶的夫人显然是皇后的眼线,前脚臣才在家中说了话,后脚皇后便已知闻。


  因此臣对陛下和皇后的怨气在朝堂上不能乱撒,回家也不敢胡乱说。臣被逼急了只能努力赚钱,收的俸禄赏钱不分多少,皆交给夫人。


  夫人满心欢喜地收了臣上缴的封口费,转手就交给下人去购置最贵的布料。


  臣有几分不舍地目送下人出去,夫人嗔怪地看臣,邀臣到庭院里赏花赏树赏星月。夫人为臣沏了茶,一边磕瓜子一边微笑,地看着臣说,夫君别心疼钱,日子应该这样过呀。


  臣现在不担心国破,臣比较担心家亡。


  【7】


  陛下和皇后吵架后怂怂地来找臣,臣确实挺想劝陛下休了皇后一雪前耻,臣的夫人却同臣说,不能休,休掉皇后财政会失衡。


  臣以为夫人说的有理,于是臣劝陛下把皇后哄回来。陛下问臣怎么哄女人,臣问夫人怎么哄女人,夫人瞪臣一眼,一撅嘴只给院里的树苗浇水,不理臣。


  臣同陛下一起坐在台阶上看着夕阳缓缓下沉,陛下问臣皇后生气到跳池塘了怎么办,臣问陛下夫人生气到种树了怎么办。陛下拍拍臣的肩,明明是叹气,最后却叹到笑出声。


  臣问陛下在笑什么,陛下同臣说了与皇后因何而吵。说到了最后得意洋洋地扬起下巴说:“皇后虽然生气,还是爱朕的嘛。”


  说完后又托起腮自言自语:“皇后说更爱有钱的朕……爱卿啊,你方不方便借朕一点钱啊?朕的钱在皇后那。”


  臣老实回答臣的钱在夫人那,陛下安抚地拍拍臣的肩说,上下同心,其利断金。


  【8】


  臣还是同夫人开了口,借了一笔钱给陛下送去。陛下一边感动地擦泪,一边拉着臣的手坚决要送臣国库里唯一镶金的免死金牌。


  臣心情复杂地抱着免死金牌回了府,夫人大惊失色一番询问,问清缘由后长松口气。之后大为光火地让下人把这晦气的牌子丢远点。下人不知好歹地劝夫人说这牌子可以续命。夫人甚是不屑地训下人道:“夫君同我两条命,这才一个牌子,你说续谁的?谁开价高续谁的?”


  下人被吓得支支吾吾答不上话,毛遂自荐拎了沉沉的水桶跑去后院给树浇水。


  夫人连连摇头兀自叹息,臣默然良久拉过夫人的手,认真地告诉她,臣做生意有买无卖,既娶了夫人,多少钱都不卖的。


  夫人脸颊灿若红霞,张张嘴半晌才憋出一句,谁买的起噢?


  【9】


  陛下再访臣府的时候携着皇后,臣同夫人连忙迎了他们进来。陛下同臣在屋内对弈,皇后随夫人去了后院。陛下支支吾吾开口说近日打仗,一时没法把债还上,臣连连摆手回答一切好说,只要陛下别再送免死金牌。


  陛下纳闷地问臣是不是嫌命长。臣有几分遗憾当年奉命教太子,没能当四皇子的讲师,骂骂他糟糕透顶的问话方式。


  臣忍气吞声说臣不嫌命长,只是夫人看了这免死金牌心里不痛快。陛下琢磨出了些许玄机,恍然地点点头,让臣把用不上的金牌掏出来还给他。臣断然回绝,陛下眯着眼问臣是不是搞丢了,臣坦白:“没有丢,送给工匠师傅造成镯子送夫人了。”


  陛下愕然指着臣,眉毛拧了拧又舒展开,最后清清喉咙邀过臣的肩,压低声音问,可以再打一副么?


  夫人与皇后一起回来时怀里抱了一捧的枇杷。皇后端庄走着,臣的夫人咚咚咚跑上台阶神情愉悦地宣布皇后传授她的事情:“可以熬成糖卖钱的呀!”


  陛下同臣对视一眼,心有灵犀地用力鼓掌。


  【10】


  臣的大半辈子可谓是粗茶淡饭,省吃俭用。臣的夫人跟着臣未享到福,反倒慷慨解囊为臣分去了很多负担。小到赞助陛下,大到救济百姓,她无不出力。臣不解地问夫人为何花大笔钱买通皇后嫁给臣,夫人微笑着说看见臣翻墙一跃淋雨进京城时,她便决定此生不嫁别人。


  陛下兑现了他给先帝的承诺,粮仓满到溢出来,街的这一头和那一头都是安居乐业的百姓。臣也兑现了予陛下和皇后的承诺,尽心尽责当了一辈子丞相,调遣兵将抚平了四海。


  白驹过隙,人生一世过得太快了些。不知不觉院子里的枇杷树老到再难结出果子,臣却舍不得砍掉它,只留它在后院,偶尔弯下佝偻老腰给它浇浇水。风过枝叶的时候,依稀还能错听到夫人的脚步声。


——
想知道有多少人看到枇杷就敏锐地意识到接下来会有“亭亭如盖矣”
  

评论

热度(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