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鳞鱼

爱啃漫威cp、日漫cp,一直假装纯洁
偶尔也会清新一下

【dickjay】[ABO]陶德的知更鸟 9

狗血淋头:

这就是个天雷文!纯生子文!还是个ABO!!超级雷!超级狗血!没有逻辑!为了狗血而狗血!雷的无法直视!


作者有病!不会干别的就会造雷!还特别啰嗦!


渣文笔!OOC!!!!








KT生子提及




妈蛋真的很雷,我还是黄线拉长点儿好………………


--------




------


-------


------


------


--------


--------


-----


------


------




--------


--------


-------


-------








-----------




这真是全世界最不可思议的事情。杰森看着手上的检孕棒,目不转睛的盯着出现的第二根红线。


这太不可思议了。杰森想。仍然盯着那条扎眼的红线,眼睛都快要黏上去了。


他跟迪克几个月前还只是能勉强和谐的处在同一空间里,估计再过几年他们就能进展到见面点头打招呼,说不定还能相视一笑的地步。可事实证明,只需要一次荷尔蒙的激烈爆发,一切伦理,社会规则,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个人隐私——都是焚化炉里的垃圾,分分钟烧的渣都不剩。


之后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提姆的事,他的性别分化,突然闯入的迪克……然后就是好几周前那个异常猛烈的发情期,再然后……


杰森还是不敢相信。他十分确定自己事后吃了药,不信可以问迪克。除非……杰森突然直起腰来,手攥成拳头,检孕棒嚓的一声应声而段。


迪基鸟那个死娘娘腔抽屉里的避孕药过期了!要不然他是故意的!


杰森这个角度正好可以从马桶上方的镜子里看到自己怒火中烧的倒影,他此时咬牙切齿,额头上青筋暴露,眼眶下面黑眼圈浓重。看上去暴躁又疲倦。他看着自己的脸,倒是有些冷静了下来。


不可能的,迪基鸟不可能是故意的,不然外面早就到处是乱跑的小号迪克了——迪克就是一个爱炫耀自己的屌四处追Omega的人。这样的人是不可能会留下这些小号麻烦的。起码现在不想。迪克可能最终会找个人安定下来,但绝不是现在。而那个人也不可能是他。他们之间乱七八糟的东西太多,再说他们这一行大概也没人有这个想法。结束独自一人的状态,让某个特定的人在心里占据一个无比特殊的位置……


不可能的。因为那是致命的。试想你的生命从此不光是你自己的,被别人握在手里,还和某个人紧紧地连在一起……


杰森想及此处,一股怒意从心底迅速攀升,让他情不自禁的抡起拳头砸向镜子,然后他控制住了自己,拳头在镜面前几公分停了下来。不,不能因为别的什么人失去理智。接着他想到迪克肯定也像“照顾”发情期的他一样照顾过别人……


镜子最终应声而碎。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愤怒什么,究竟是痛恨自己还是痛恨别的什么。


拳头上的刺痛和血液让他彻底冷静了下来。他懊恼的咒骂了一声,看来必须去买面新的镜子了。


第二天一早就像是为了印证他头一晚上从检孕棒上看到的结论一样,他刚清醒就手脚并用的爬起来冲进厕所里吐了个底朝天。然后这个状况持续了差不多半个月。他都快崩溃了。


今日早晨他的胃和马桶例行进行了亲切的会晤,但他还没吐完门口就传来了敲门声。杰森正吐得起劲,完全没理会,心想今天周末,肯定是什么宗教团体或者传销组织。这个地方就是这样,鱼龙混杂,一大半的人都是非法移民。这里逼仄又混乱,总能让执法机关退避三舍,没人费心来关心这里究竟都住了些什么人。更没人会想到红头罩住在这里,绝佳的隐藏场所。不过代价就是不稳定的水电供应,不过这些都能解决,自己弄个发电机再自架天线就能完美解决问题了。估计也是因为这里颓废混乱的气息,那些号称救世主的信徒以及急需扩充人员的传销组织才爱整天来光顾这里。杰森想多半过不了多久他也得搬家了,这里可不能养孩子。


结果门口的敲门声依旧锲而不舍。杰森烦躁的抹了一把脸,从洗手池下拔出一把枪,想了想还是放了回去。然后他强压下胃部的不适从冰冷的瓷砖上爬起来,冲了厕所怒气冲冲的把门拉开了一条缝。结果看到了穿着衬衫和牛仔裤的迪克。


艹。杰森暗骂了一声。


“杰!”对方看到他眼睛都亮了起来。


“你他妈来干什么。”杰森忍住把门摔上然后从窗口逃走的冲动,从门缝里看着外面的不速之客。


“呃……”迪克在门口抓了抓头发,表情有些僵硬。似乎在斟酌怎么开口。


“……你他妈没想好说什么就滚回去想好了再来。”杰森烦躁的要关门,迪克急忙用手抓住门,他的手上居然还有两朵栀子花。


“我就想来看看你。”迪克讨好的笑起来,用指头夹着花,朝他晃了晃。


栀子花浓烈的香味引得杰森的胃一阵翻腾,他还没来得及说滚就忍不住捂住了嘴,胃里的酸水从他的手指缝里流了出来,甚至滴到了花朵和迪克的手上。


两人都愣住了。然后迪克先反应过来,趁机用力弄断了门口的锁链,推着杰森进到室内还把门关上了。杰森被迪克推搡着,心里不断的想着,完了。


他自从在半个月之前发现肚子里多了一只小寄生虫之外还从没想过是否要告诉迪克。这消息太惊悚了,他自己都没完全消化这个消息。他不确定迪克会作何反应,毕竟他们两个几乎什么都不是。


然后杰森一把推开迪克,和他保持一段距离。迪克只好捏着那两朵花傻站着,担忧的问:“杰,你还好吗?”


杰森没说话,还捂着嘴,不可置信的瞪了他一眼就冲进了厕所。那一眼的意思大概是“你他妈没长眼睛吗”以及“呆着别动”。


而迪克完美的明白他的意思。他可能比杰森想象的还要了解他。


迪克有些不安的站在客厅里,左看右看,抽了一张纸巾擦了擦手。杰森不对劲。不光是因为呕吐,天啊,他从没见过杰森这副模样,就连受伤的时候也是……不过仔细想想,自己似乎也没怎么见过他受伤的样子。估计每次受伤都会躲在什么地方,他们一家人都这样,完美的家族遗传。只不过他跟提姆有时候会选择回到韦恩大宅,而杰森从来不会。迪克环视了一周,客厅依旧整洁,但却没有以前那股精心打理之后的感觉,卧室的门虚掩着,里面能隐约的看到凌乱的被褥和地上的废纸团。


杰森一定遇到了什么事。


一会儿之后杰森从浴室里出来,已经换上了T恤和长裤。


“我这两天吃坏了肚子,胃不好。”杰森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我看出来了。”迪克回答。


“所以,什么事?”杰森抱起手臂看着他。


“呃……”迪克看着杰森一副明显赶人的态度有些受伤。“我就想问……要跟我一起出去吃个早午饭吗?”


“不吃。”杰森很快就回绝了,然后他飞快的瞟了一眼对方,加了一句:“我最近有点儿忙。”


“呃……好吧。”迪克回答,语气里满是掩藏不住的失落。通常他这种语气能让他企图约会的对象充满愧疚而改变想法。好吧,他就是想来找杰森约会的。不过迪克的小花招似乎对杰森不怎么管用,可他还是看到对方的眼神软了下来。于是迪克赶紧趁热打铁的问了一句,典型的用故作轻松来掩饰失落:“我只是想知道,你最近如何?”


“我……我很好。”杰森果然中招了,眼神有些飘忽,“就是这两天胃不好,已经在好转了。”


迪克的眼神在杰森的脸上扫过,收起了所有的笑容。“不,你撒谎。”迪克皱着眉头戳穿了杰森。开玩笑,好转?


“我没有!”杰森条件反射性的反驳。


“你看看你自己!”迪克的话里有一丝隐忍的怒气,“你的黑眼圈和眼袋都快挂到嘴角了!你到底几天没好好休息了?”


“这不关你的事,迪克!”杰森也生气了,他这么一大清早就是跑来质问这个?“别用那种口气对我说话!我不是你的Omega!”


“别这样,小翅膀……”迪克有些后悔刚才自己的语气,可他看到杰森这幅样子就是没忍住。尤其是两人已经有了某种联系之后……没错,就是那次发情期,他觉得两人之间有什么不一样了,以前紧绷甚至尴尬的气氛已经软化不少,而且那次两人都得到了享受,杰森在床上丝毫不会隐瞒自己的感受,所以迪克确定他得到了满足,身体可不会撒谎。而且之后还说过会再回来找他的。


“抱歉,我不该那样说话。”迪克的口气充满歉意。


“不,没、没什么。”杰森有些不自然。“我真的不饿,而且这两天胃不太好,估计过两天就会好。”然后他看了一眼迪克,加了一句:“……没什么好担心的。”


迪克怀疑的看了他一眼,最终点了点头。姑且就相信杰森这两个月真的没什么问题吧。现在不适合用太强硬的手段,得给对方一点时间。


“我……我忙完会来找你的。”杰森犹豫的开口,“你知道的……我的发情期,不是很稳定。”这倒是完全的谎言了。事实是,他今后几个月都不会经历发情期了。难道要跟迪克说,抱歉,我怀孕了,可能今后七八个月都没法跟你上床了?这种话可能打死他也说不出口。


迪克点了点头,注视着他,把杰森轻轻的揽进怀里,对方身体在短暂的僵硬之后就放松了,还勉强的回抱了他一下。然后迪克分开了这个拥抱,蓝色的眼睛几乎是深情的盯着杰森,搞的他有点儿想躲闪,然后迪克抬起手,杰森的眼神跟着迪克的手指移动,最后死死的盯住捧着他脸颊的手,眼睁睁的看着对方在他嘴角印下一个吻。


“那你好好照顾自己,我等你。”


杰森看着迪克离开,一只手覆盖上自己的小腹,感受着里面那股新生的生命,头一次开始思考,这样是不是对迪克有些不公平?


 


迪克从杰森的公寓出来,脑子里开始将关于杰森的种种异象努力串在一起。杰森的公寓,从提姆那里听来的杰森逐渐减少的夜间活动,以及杰森一大早吐出来的酸水……


迪克的大脑开始飞速运转,突然反映了过来杰森公寓里不和谐地方是什么。没在桌子上看到烟盒。这一点不寻常。以前他每次来都会发现桌子上的烟,这次却没有。客厅的角落里也没有啤酒箱。所以杰森戒了烟和酒?


然后他想到两人在两个月前度过了一场凶猛的发情期……


等等……


迪克抬腿跨上摩托车的时候愣住了,动作就那么僵在空中。


我的天啊……


他突然间失去了平衡,连人带车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旁边有路过的人想扶他一把,他却推开对方,眼前有些发黑,双手在空中乱抓,“我很好!”迪克的声音都变调了。“我真的很好!”他挣扎了几下,最后挣扎的站了起来,眼神空洞,双手颤抖。“我很好!!”他再次重复,似乎是对自己说。老实说,他有点儿听不到自己的声音,只顾大口的喘气,看着就跟哮喘病混着心脏病一起发作似的。他跌跌撞撞的跑进杰森所住的公寓里,刚上了两步楼梯又退了出来。


不行不行不行,这样不行。现在不行,不是这样。最后他跑出来,就近从超市里买了瓶冰水直接从脑袋上浇下去让自己冷静一下。


迪克就着满头满脸的冰水,感觉清醒了不少。


……果然还是先去跑几圈冷静冷静吧。最后迪克跑了大半个哥谭,满头大汗的一直跑到了韦恩宅。


---------


迪克再次见到杰森是一周之后,这次杰森看起来精神了不少。这次他们是在医院的走廊里碰面的。全家人都在,只是提姆和康纳还在产房里。布鲁斯稍微乔装打扮过,和小记者克拉克一起完美的混在一群焦虑的家属里。


本来杰森不打算来的,但收到提姆的自拍之后还是按耐不住的跑了过去。反正自己现在应该没什么味道,肚子又显现不出来,不会有人发现的。


“天啊。”达米安倒抽一口冷气,听着时不时传出来的惨叫声脸色有些发白。“他们为什么不做隔音处理!”


“哈哈哈,”杰森干笑了两声,“害怕就回家睡觉去。小鬼头你到底来凑什么热闹?”


“你又来凑什么热闹?”达米安想像平时一样反击,可总显得有些苍白无力。


“关你什么事。”杰森不安的交换了抱胸的手臂。


达米安还想回嘴,却硬生生的被一声痛苦的惨叫打断。达米安几乎跳了起来。


“天啊……”达米安小声的感叹,“我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听他发出这种惨叫……”


杰森的脸色也变得惨白,有些乱了阵脚,微微颤抖的双手下垂胡乱的抓着身后的墙壁。突然间他的手被什么人抓住了,令人安心的温度源源不断的传来。杰森转头,看到他的大哥迪克不知道什么时候靠了过来,悄悄的在身后握住了他的手。迪克还冲他露出一个微笑。杰森平静了下来,没回握,却也没甩开迪克的手。


几分钟后迪克突然凑过来在杰森的耳边悄悄地说:“陪我出去站一会儿?”


“……嗯。”杰森点点头,他实在是不想再在这里呆着了,达米安已经被阿尔弗雷德强行带走了,理由是他应该上床睡觉了。不过布鲁斯答应他会第一时间通知他。迪克看了一眼布鲁斯,对方的眼神扫过两人隐藏在身后的手,皱了皱眉头,他似乎是察觉了什么,却没说话。


于是迪克半推半就的把杰森带出去了。杰森深深的呼吸了一口哥谭夜里的空气,感觉平静不少。迪克在一旁拍了拍他的背,关切的问,“还好吧?”


杰森点了点头。接着迪克又说,“今天局里忙死了,我到现在都没吃东西,快饿死了。我们去吃点儿什么再回去?”杰森本来想拒绝,但他的胃不合时宜的叫了起来。


“走吧。”迪克的嘴角都快裂到耳朵根了,“胃如果还不舒服,看着我吃就可以了。”


杰森:“……”


 


现在这个时间,只有酒吧和夜店还开着。迪克找了一家稍微不那么喧闹的酒吧,拖着杰森坐在吧台的角落里。酒保走近两人,说着:“两位来点儿什么?”


迪克先问:“香槟有吗?”


酒保扬了扬眉毛,回答:“当然。那这位呢?”


迪克抢着回答:“有热汤吗?刚我看到招牌上写着今日特点是番茄汤。”


杰森有些惊愕的看着迪克,迪克只是笑笑:“你不是胃不舒服吗?”杰森没说话。


酒保撇撇嘴,“有,我会跟厨房说的。”


酒保很快就把香槟端了上来,迪克举着细长的高脚杯跟杰森的玻璃水杯碰了碰,说“希望提宝的孩子能顺利出生,健康成长!”然后喝了一口。


杰森没说话,沉思着。两人无话。


直到等汤端上来之后,杰森才轻声的开口:“你知道了。”


迪克放下高脚杯,吧台下放的手指轻轻的缠上杰森的,对方没有闪避。


迪克的语气轻轻地:“你应该告诉我的,杰。”


杰森没看他,盯着眼前的汤。


“没什么好说的。”杰森干巴巴的回答。


“这本该是我们一起面对的事情……”迪克说道,声音有些颤抖,“我只想告诉你,我很开心,也很感动。还有,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


“我……”杰森有些语塞,他还没想过是否要跟迪克坦白,以及如何坦白,却被对方抢占了先机。他也不是很意外,只要他留下这个孩子,对方迟早会发现的。他慢慢抬起头看着迪克,昏暗的灯光下,对方蓝色的眼睛里罩了一层水雾。杰森微微吃了一惊,台下的手被迪克攥紧了。杰森最怕迪克这招——一旦那只大蓝鸟开始哭,他就招架不住。他最怕、也最讨厌迪克的感情牌。如果这个娘娘腔Alpha真的开始在他面前哭,或者当着酒吧里这么多人的面开始哭,还拉着他的手,他不确定自己会不会掏出手枪蹦了对方然后再杀掉酒吧里所有的人灭口。他肯定迪克做的出来——


“你别想……想都别想!”杰森结结巴巴的开口,手忙脚乱的拿起掂在汤下的餐巾纸盖住迪克的眼睛,“你他妈要是敢……敢……”


结果迪克一把抓住了他的另一只手,眼角闪着泪光,嘴角带笑:“让我帮你,好吗?求你了。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我不会做你不愿意的事。”杰森从没见过一个人能有那么多种表情,开心,渴望,惆怅,紧张,祈求……但他今天在迪克的眼里看到了。


“我不会做你不愿意的事。”迪克又强调了一遍,湿漉漉的眼神看的杰森心里一团乱麻。最后他没回答,只是默默的回握了迪克的手。


最后迪克绽开一个毫无保留的笑容,他说:“谢谢你,杰。”


然后迪克飞快的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将脑袋埋在他的肩窝里,双手缠上杰森的腰,背部轻微的颤抖,他小声的笑着,声音有些哽咽:“我当爸爸了。杰,我们当爸爸了!”


杰森尴尬的看着挂在他身上的迪克,有些嫌弃,却没推开他。


“你能滚开吗,我要喝汤。”最后杰森挣扎起来,满眼渴望的看着眼前的番茄汤。


TBC


其实这些内容都算是过渡……


感谢各位阅读留言吐槽!!!!

评论

热度(158)

  1. 无鳞鱼狗血淋头 转载了此文字